分类阅读搜索

  • 分类:
  • 日期:

目录

当代评论

人物专访

深入报道

时政

经济

文化

事件关注

民生

生态

图说中国

您现在阅读的是 2015年6月刊

中国烟民故事
本报记者 > 师戎 摄影 撰文

2015年6月1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开始实施。根据这次“史上最严禁烟令”,北京市餐厅、网吧以及体育馆等10类场所全面禁止吸烟,各大、中型餐厅提倡全面禁烟,将餐厅面积的75%设为无烟区,允许不超过25%的面积设密闭隔离的吸烟区。
条例实施后,北京街头和公共场所禁烟标志随处可见,烟价上调,禁烟监督员开始执法。幼儿园、学校门口再难见到家长们聚在一起抽烟聊天的景象。人们说:“街上吸烟的少了。”有人问:“吸烟的人都去哪了?”






网上曾有过这样一组数据:中国每年死于吸烟相关疾病者近100万人,约占全部死亡人数的12%,超过因艾滋病、肺结核、交通事故以及自杀死亡人数的总和。每年有超过10万人死于被动吸烟。




“香烟文化”是中国特有的社交现象,香烟成为人际交往的必需物品。有人这样说:“递上一支烟后,距离马上就拉近了。”有人做过调查,证明公务员的香烟需求量远高于其他群体
烟民有烟民的术语,烟民也有自己的“分级制度”:一等烟民有烟有火,二等烟民有烟无火,三等烟民无烟无火
多数人视吸烟为习惯,少数人为了不羁。“不正常YM”一词出自网络,除了指某些超乎常人行为习惯的吸烟人群外,也包括为了“耍酷”,把烟点着叼在嘴边蹲在学校门口的未成年人







2014年,中国香烟最低价格为每包3元左右,而韩国、日本、新加坡的最低香烟价格分别合人民币13.6元、33元和60元。“烟价要是涨起来,毕业后我就不抽了。”阿从是阿方的弟弟,22岁




所有公共场所的室内区域禁烟。“禁烟后,连T3(首都机场)的吸烟室也关了,我没感觉到有什么不自在。”




尼古丁在医学上被认为是一种神经毒素,使吸烟者产生主观性兴奋。“尼古丁依赖症”便是我们俗称的烟瘾。烟民阿方,23岁。他对着镜头说道:“二郎腿来翘一翘,左掏掏右掏掏,一支香烟嘴上叼。这感觉好奇妙。谁有火快拿出来,先让我把快乐点着。”




戒烟3年的洪轩说:“刚开始戒烟的时候胖了不少,后来就去锻炼身体。现在想想戒烟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母亲年纪大了闻不了烟味,3年前洪轩决定不在家里抽烟,后来干脆把烟戒掉了




小飞,一周前结婚,戒烟4个多月。“一开始抽烟其实就是好奇,慢慢地有瘾了。戒烟是从春节那天开始的,因为准备当爸爸了。”






山猫,33岁,烟龄13年。工作于地产行业,常年出差




“我不赞成强迫烟民戒烟,因为我也曾是其中之一。”鸿飞又说,“当烟民比现在的自己还要爱惜身边人时,他们就会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