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阅读搜索

  • 分类:
  • 日期:

目录

当代评论

人物专访

深入报道

时政

经济

文化

事件关注

民生

生态

图说中国

您现在阅读的是 2015年6月刊

商业大咖谈创业
本报记者 > 刘星雨  撰文摄影

创业真不是人干的事,风口上的猪都是练过功的。

与十几年前相比,今天的创业者是幸福的一代。但雷军却说:创业不是人干的。

2015年6月2日,新一期“潘谈会”上,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雷军与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围绕创业话题进行了一番激烈碰撞。他们都是曾经的创业者,现在被称为商界精英,是很多渴望成功的创业者的励志偶像。

他们的成功是中国进步的缩影,也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力量。

创业,你准备好了吗?

雷军:谈到创业,说实话我觉得创业不是人干的,都是阿猫阿狗干的事情,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绝对不会选择创业。因为你一旦选择了创业,就选择了一个无比痛苦的人生,巨大的压力、困难、困惑,别人的不理解,甚至看不起。其实真正能走向成功的人是极少数,绝大部分的创业者都成了铺路石。所以我一直在想,对所有的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一种信念,如果没有这种追逐梦想的信念,是没办法支撑每天高强度的工作的。

今天看到这么漂亮的SOHO3Q办公室,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觉得挺奢华的。这个环境好的有点让我觉得不真实,我觉得创业其实还是一个挺辛苦的活,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么好的办公室都有点不敢想象。

冯仑:现在人相对单纯,创业就是一个商业活动,都是在透明、法制和商业氛围当中谈创业,不再想复杂的东西。过去我们认为创业的感觉叫“流离失所”,现在创业的感觉像进洞房,还要穿婚纱,还有亲朋好友的祝贺,另外还要大吃大喝,最后还喝醉了,抱着谁也不知道。我觉得这其实有一些错位,真正创业这件事一点都不是这样。创业的感觉像结婚。进洞房容易,过日子难,一辈子幸福更难,最后还能在幸福的回忆里死去更是难上加难。

今天的创业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潘石屹:过去的创业不需要多少知识和文化,今天的创业更需要知识和智慧。过去的创业永远离不开的就是关系,你有关系就有资源、资金。可是今天的创业,基于互联网创业是不需要关系的,你的APP背后,你的网站背后,你是官二代还是普通的人,都没什么区别。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社会的创业更公平。

雷军:我创业比较早,八十年代末期就开始创业。因为我是个技术工程师,一直通过自己的这种手工艺来谋生、创业。比较这二三十年的创业环境,我觉得还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愿意去创业,这其实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创业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精神,我觉得鼓励创业就是在鼓励创新,就是在鼓励整个社会进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参与创业的大潮会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30年前你要说服一个人创业,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因为他得放弃工作、放弃公费医疗等等这些东西,放弃铁饭碗,我觉得这不是容易的事情。

冯仑:我昨天晚上谈创业谈到一个事,突然有一个感觉,我觉得谈了半天的顺序完全跟我们相反,我们是先落入江湖,然后学会商务,最后听说过电子。但是今天创业的人先懂电子,学会商务,听说过江湖。所以,我们对电子有兴趣,他们对江湖有兴趣,聊起来就是这个顺序很不同。这里头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也很不一样,我是在一周前在湖畔大学讲故事,有一个交流,张维迎讲理论,然后让我讲。讲完以后有一个学员提个问题,冯总,你讲的这么多人为什么抓起来了?提到的人几乎都不在了。后来我说,这就是差别!差别就是在那个时代创业,市场经济的法制环境不同,商业环境也是非常之不透明,人的角色非常之复杂,亦官亦商,亦商亦学,角色很混乱,因此最后做出的事比较乱。所以,在转型当中不是去了医院就去了法院,变成两院“院士”。今天的创业要讲法治,资本市场这么多支持,听说过的都上市了,而不是听说的都抓起来了。

创业想成功除了不断试错,还有别的方法吗?

冯仑:现在创业这个事大家有点着急,有一句话叫做“世上只见新人笑,哪听旧人哭”。1994年我们炒房炒地也是新人,当时志得意满跑到美国去表明自己有钱,碰到很多大哥,都觉得中国这机会好,跟今天讲互联网一样,觉得你一错过就傻了。结果一个大哥说了一句话:对我们来讲,永远没有迟到。真不着急,你要有这个自信,对我来说,永远没有迟到,我什么时候来,你们都有机会。

现在你看到的很多所谓成功者,他们刚开始也没钱,雷总开始创业的时候比他有钱的人一大堆。但是他们怎么超过去了呢?所有成功的人最初其实都是没钱的,但是为什么有些钱跑到这些人手里呢?实际上是钱以外的能力、价值观、态度,坚持,就这些东西吸引了这些能够理解的人,最后让钱进入你的口袋里。先去研究钱以外靠什么吸引钱的道理,你的钱就越来越多。

想法最重要,有想法你去努力,所有资源就会跟着你走,闻着味道就过来。

如何判断项目是否应该坚持下去?

冯仑:这个没有什么标准的答案,你无非就是依着你的信念,可能这个项目很烂,但是这个人就一直坚持下去。有的是财务方面,公司没钱了。还有的时候,大家彼此对这件事情偏好不同,都可以作为决策的依据。没有什么一定成功的道理,因为在创业路上,就像张爱玲讲的“真爱就是撞上鬼”,鬼这件事每个人都在说,但是谁见过?每个人都说自己真爱,实际上就相当于撞到了鬼。所以这是特别小概率事件。中国有2000万家公司,上市的几千家,说从A轮到上市大概17万分之一。所以不要以一定成功来决定说这件事放弃还是不放弃,实际上就是你真正有自己的价值观,或者财务能力还可以,坚持下去。

什么是互联网+?传统企业怎么互联网+?

潘石屹:李克强总理说互联网+,我的朋友任志强说,不对,应该是+互联网,就是传统的东西加上互联网。李克强总理说的以互联网为基础,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秩序,把各种各样的行业加到里面去。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我觉得李克强总理说的是对的!

雷军:可能很多人理解互联网+理解得不够透彻。整个互联网+的核心就是怎么能让商家有足够好的口碑,怎么改善用户体验,怎么高效运作。互联网+的本质是用互联网的方法论、价值观、技术手段重构实体经济,这是核心,用实体经济加互联网+,+互联网能产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用互联网的思想、观念、方法论、技术手段和实体经济相结合,所能产生的爆炸性的力量,在过去五年小米创业过程中我是深刻感受到了。最最重要就是体验,就是用户体验,运作效率,这两个是关键中的关键。

众创空间是站在风口上的那只猪?

潘石屹: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这个社会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有一本美国人写的书,说在未来的十年时间,城市的白领会减少50%,你可以想象一下,大公司的白领每一年不是增长,是在递减。商业的空间受到网上购物的影响,冲击会更大。所以能把社会上的资源,无论是办公的空间还是商业的空间,通过互联网充分地利用起来,为创造新世界的这些力量提供一个平台,这就是我们今天每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应该做的事情。我相信下一步有很多房地产开发商会来适应这个市场,根据社会变化,做一些市场和社会需要的空间。

但是,这个空间本身不重要,最关键的就是创业的人在空间里面能不能受到启发。他们创业的项目能不能成功?大家能不能关注它?这些问题特别重要。所以我们创业的空间其实硬件设施上可能只占50%,另外的50%就是更多的聚会,让不同的人在一起交往,受到启发,这些更重要。上海的3Q一个星期接待了两拨领导视察,副市长去了,没两天市长又去了,去了以后跟创业者交谈,威力很大,当天晚上的新闻节目,第二天报纸上面全报道出去了。其实创业的硬件不容易,你说我们做得可能比别人更有一些经验,是房地产开发商,建了二三十年的房子,其实这个差距并不大,能够营造一个创业的气氛,能够出成果,或者这个空间能创业成功,这是最重要的。

雷军:谈到3Q,我觉得潘总把这么奢华的建筑物做成创业的社区,还是一个很大的壮举。我坐在这里有种很梦幻的感觉,不知道在这么梦幻的环境下创业会不会更有创意,但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相信,在这么好的环境里面,应该能够孵化出更好的项目。假如潘总能够孵化几个像腾讯、阿里这样伟大的企业,未来3Q会变得越来越有名。我觉得做众创空间还是顺势而为,肯定在主旋律上,肯定是顺应时代的潮流,符合时代精神。

冯仑:互联网时代,人的行为发生了变化。所以做不动产提供空间服务的,对空间的功能界定也要发生变化。以前在工业时代是机械性的合作,办公就办公,吃饭就吃饭,睡觉就睡觉,娱乐就娱乐。比如当下拿着手机到底是开会、娱乐还是谈恋爱,还是买单呢,都说不清楚,你的行为就很复杂。我们现在研究互联网时代大家对空间的需要到底是增加还是减少,对什么样的空间是增加的,对什么样的空间是减少的。后来就发现,对空间的需要是增加的。因为我们每个人接触陌生人的频率在增加,接触陌生人的频率增加,你就需要见面。比如说陌陌,开始在我们那儿一千多平米,后来到潘总那儿变成五六千平米。陌陌承载的都是陌生人说话,大家知道在陌陌认识以后,第一次去咖啡厅酒吧,第二次去个餐馆,第三次开个房去如家,第四次万一走火入魔,最后被派出所叫去问个话。最后万一俩人终成眷属,买个房,对空间的需要比以前多了。

陌陌的强大就看出大家对空间的需要成倍增加。以前我们在村里认识一个人,现在一辈子认识多少陌生人。所以空间需要的量其实是在增加的。但是增加的是混合空间,叫咖啡厅,没人惦记咖啡,都在惦记咖啡厅后面那张表。所以,混合功能空间在增加,人们交往的空间总量在增加,并不是说房地产不能做,而是我们观察人的行为方式,得出的结论就是要功能混合化了,这里分不清楚什么是在办公,什么是在娱乐、健身。功能的混合化,实际上是众创空间的特征。

风口上的猪都是练过功的

雷军:我终于有一个解释的机会,因为飞猪理论是我提的,最近也成了批驳的焦点,说我是机会主义者。第一,任何人成功,在任何的领域都需要一万个小时的苦练。如果没有基本功谈飞猪那真的是机会主义者,没有任何一个成功者不经过一万小时的苦练能够成功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忽略前提,今天在空中飞的那些猪他们都不只练了一万个小时,可能练了十万个小时以上。如果你是大一,我建议你首先把英文学好。我真的觉得很遗憾,因为我的英文水平比较差,搞得我的母校因此蒙羞,我还是我们武汉大学的杰出校友,有网友说我们武大的英语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英语比较差,其他武汉大学的校友英文很好。所以你大一的时候,一定要练好基本功。

第二,飞猪的最最关键问题是什么呢?当我们很羡慕成功者的时候,千万别忘了他们只是一头猪而已,包括我雷军在内,小米不管多火,我们就是在空中飞的猪,没什么,赶上这一拨了。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态度,有良好的积累,应该花足够的时间研究风向,研究风口,这样你成功的概率要大很多。作为互联网的被颠覆者,我用了长达10年的时间在思考什么是互联网。互联网不仅仅是单纯的工具,互联网是一种思想,是一种方法论,是一种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