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阅读搜索

  • 分类:
  • 日期:

目录

当代评论

人物专访

深入报道

时政

经济

文化

事件关注

民生

生态

图说中国

您现在阅读的是 2015年5月刊

蚂蚁公社:小个头,大任务
本报记者 > 北 柠  万金阳 撰文  师戎 摄影

从深圳回北京的飞机上,王烁感觉深深的疲倦。这是在奥美做市场营销的第二年,他的生活忙碌、重复。他意识到,在航班降落的下一个瞬间,他将掀开自己人生新的一页。

闭上眼,王烁想象自己10年后的模样:炙手可热的职业经理人、人情练达的市场总监亦或是不苟言笑的部门主管?

“也许阅历、见识会增长,但和现在的生活没有太大不同。”他问自己,“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答案是NO。

创业遇见小伙伴儿

王烁想改变生活方式的想法,由来已久。

在奥美时,某天,带王烁进公司的学姐说:“Clark(王烁英文名),我要离职了。”王烁不解,公司福利待遇不错,发展前景光明,为什么要离职?原来,学姐辞职要在越南芽庄开旅店,赚够钱就去旅行。“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另外一位同事,想做潜水员,毅然辞职考了潜水证,去做了潜水教练。

“当时,就让我很受刺激”,王烁说。

遇见韩晓龙,是王烁改变生活的另一个契机。

两人同属一个行业微信群,话语投机,约了见面。

韩晓龙说起了最初的产品构想:建立企业与大学生之间的沟通平台。大学生通过在平台做任务的形式,获得佣金和经验成长。企业通过发布任务,获得最优质的种子用户。两个人越聊越兴奋。

王烁从二线城市出来,“我太了解这个需求了,因为地域限制、信息不对等,耽误了很多有能力的学生。”此外,他曾接触过的腾讯公益客户,试图把腾讯公益和大学生连接起来,但发现很难找到这些大学生。如果有这么一款产品,那将非常简单,“只需对接企业的商务部,我们就可以在8小时内处理他们的需求,细化到位,快速便捷。

此前,两人就聊过这事儿。但那时王烁在奥美做市场营销,韩晓龙在腾讯做产品经理,两人非常忙,聊过一次,各忙各的去了。直到王烁从深圳回来,决定改变生活方式。“其实我一直有考虑,最终打动我的是项目本身”。

下了飞机,王烁打电话给韩晓龙,两人决定一起创业,也就有了如今的手机APP——“蚂蚁公社”。

围绕“成长”定战略

王烁曾就读于郑州大学,学习管理专业。

“我最初对自己的定位是快销行业”,直到遇到“创行”(其前身“国际大学生企业家联盟”,倡导大学生运用积极的商业力量改变社区)。随后,王烁一群人组建团队,进行微创业。例如,发现农民种地效率低,菜卖不出去,他们就通过做项目,帮助农民和超市对接。

“形式有点类似于公益和商业的结合”,王烁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身边的小伙伴儿,做活动都非常职场范儿——穿西装。如今的创业激情,就是那时候培养出来的。”沉吟一下,他又说:“很多时候,大学怎么过,决定你毕业之后的生活。”

彼时,韩晓龙在青岛读大学,学习电子商务。

他做的第一个项目,是搭建学生社团与企业之间的平台。社团在平台上展示自己的信息、所做活动。企业想做校园推广或校园活动时,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发布信息,让社团来投标。

这个被命名为“企明星”的平台最终没有取得成功。“我设想把线下的活动线上化。但问题在于,企业很难选择一个社团,即使社团中标,它本身并不具备专业能力。比如企业要做一个校园活动,你出一个策划,然后对方评估,但最终学生写的策划企业并不敢用”。韩晓龙总结这次活动的失败原因,“除了自身经验不足外,其一说明这是一个伪需求,其二是即使找准了需求,但采用的商业模式不对”。

在韩晓龙看来,如今开发的APP是对这个平台一个很大的改进。

为什么叫蚂蚁公社?韩晓龙和王烁给出这样的回答:蚂蚁个头小却可以背负超过自己50倍重量的东西,代表了一种超越自我的强大力量。

另外,蚂蚁的团队意识,可以帮助他们完成远远超过他们能力的任务。所以“蚂蚁”的命名,一方面,象征蚂蚁公社致力于帮助在校大学生挖掘自我潜在价值的社会使命,另一方面,也象征蚂蚁公社注重团队协作的企业文化。

王烁加盟蚂蚁公社后,面向大学生做了一项问卷调查:你最在意的事情是什么。按照他们的设想,社交网络如此火爆,大学生应该最在意“我可以约吗?”“能够认识帅哥美女吗?”结果显示,并非如此。大学生最在意——“我想赚钱”。但是他们又不想像80后一样,只做兼职,而是希望“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又能赚钱”。

让王烁感触颇深的另一件事,发生在他还在奥美供职时。

“当时,我做渠道,有一个很大的感受,企业很想进校园,但他们接触不到,或者接触的方式很生硬,在学校摆个摊位,让学生来做”。这其中有两个弊端,一是成本高;二是学生根本不了解你的产品。

针对这个现象,王烁想“我们可以帮企业解决这个需求,让学生在蚂蚁公社平台上,做优化后的、带有成长性质的任务,和企业建立一种联系”。

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蚂蚁公社,成为基于地理位置的小额奖赏制大学生任务众享社区,一个连接校园与企业的线上平台。

企业能够将繁杂的任务分解,进行众筹式的发布;学生则可以通过领取任务来增长自身职业技能,获取专业领域的实践经验。

与现有的任务APP不同,蚂蚁公社为用户设置了可以线上流通并提现的蚂蚁币。学生领取任务并完成后将有相应的佣金奖励。其次,更强调趣味性,采用游戏的形式将任务呈现出来,贴合大学生群体特征。

这也是蚂蚁公社APP的价值所在:当企业想下载一个应用,传统做法是在学校搭一个摊,让渠道去下载。在蚂蚁公社是“产品经理的养成计划”,旨在帮助企业找到最优质的那群人。他不但对应用感兴趣,还愿意提意见,帮企业分享,成为一个义务的应用传播者。

对于学生,“我想让他们有更多的选择”。王烁举例说,比如一个学生,做一个跟市场相关的活动。他进入蚂蚁公社APP,开始做任务。最初级的类似于企业在微博上做活动,他加入参与;再高一层,企业想在校园做一个义卖活动,他来提供方案;再往上,以他为领导找到一群人,组建校园团队,承揽这个企业的校园活动。

“如果一个人在大学做到这么几件事,对于他今后在职场一定有帮助”,王烁说。

现在,校园市场产品,如外卖、社交、在线教育,基本还是围绕“吃喝”“玩乐”“学习”这三个主线,但大学生踏入社会急需实战经验,迅速“成长”成为“刚需”,蚂蚁公社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未来我们希望,每一个来到蚂蚁公社的人,不仅完成任务赚到钱,更多是获得经验成长,了解企业,为进入职场做准备”。

蚂蚁公社APP将在6月份上线,预计会有8万用户。王烁说,“我们要求数量和质量的平衡,不过度追求速度,因为蚂蚁公社以产品为核心,它的价值是它的灵魂所在”。

成败都是人生经历

采访的那天是周六,20来人的团队都在加班。

对于一个创业团队来说,“对于产品的价值认同非常重要,”王烁说,这是他们能够同心同力的根本原因。

谈到从奥美离职,王烁坦言,除了不舍,更多的是忐忑。“一个原来有组织的人,如今变成了没组织的人,一个原来每月领着工资的人,如今天天考虑的是如何给员工结这个月工资”。熬过那段时间, 他身上最大的变化是自制力越来越好。

当初离职,父母忧虑“这么好的工作,放弃了怎么办”,王烁和韩晓龙都表示“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成功了不骄傲,失败了总结经验,当作人生经历”。

当下,创业大环境越来越好。2015年,更多的大学生选择了创业。

韩晓龙觉得:“如果只是将创业作为一种实践,那就去做。如果真正创业,那么不要简单的为创业而创业,应该发现需求,为了解决需求去创业。”

对于大学生创业的优势,韩晓龙觉得 “大学生创业压力小,敢想敢做,具有冒险精神,项目新颖,值得鼓励”。

除了政策好,创业成本低之外,最重要的是人。

“如今,大学生大多为93年以后出生的孩子,在精神上、物质上自由得多,具备冒险精神,愿意求知探索”,韩晓龙总结了当下大学生创业热的原因。“但大学生需要引导”,韩晓龙接着说,“蚂蚁公社就是这样的一款产品,给他们多样性的选择提供一个可能性”。

而对于将来,“蚂蚁公社”网站上的一句话,最能说明公司的愿景——“做中国最大的垂直高校市场的O2O众包开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