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阅读搜索

  • 分类:
  • 日期:

目录

当代评论

人物专访

深入报道

时政

经济

文化

事件关注

民生

生态

图说中国

您现在阅读的是 2015年5月刊

在“互联网+”下创新与超越
本报记者 >弘传  万金阳 撰文   师戎 摄影

正如校长乔建永所言:唯创新者进、唯创新者强、唯创新者胜。我们将继续鼓励学生们不仅要把握知识还要运用知识,培养放纵思想的想象能力和创新激情。

2015年5月21日上午10时,以“我创新·我超越”为主题的北京邮电大学第七届大学生创新实践成果展示交流会暨创新论坛开幕式在北邮体育馆篮球厅隆重举行。本次展示交流会共有参展项目170个,分为创业类、创意类、可穿戴技术、数据挖掘、物联网等13个主题,参展作品都是北邮学生在创新创业实践活动中取得的优秀成果。北京邮电大学借助“互联网+”,通过系统化创新实践管理和多元化创业平台建设,积极推动学生创新创业。在创新创业实践活动中,大家体会到了其间的艰辛,收获了成功的喜悦,锻炼了意志,培养了团队合作精神,增强了克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展会期间,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邮电大学创新实践分基地办公室主任刘海洋。

当代中国:学校鼓励学生创新实践活动的初衷是什么?

刘海洋:科技推动社会进步,创新改变人类生活,这是人类不断走向文明的基本规律。在“互联网+”时代,创客、众创空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些概念勾勒出了全民创新创业升级版的轮廓,而智能化、网络化、数据化无疑更是互联网时代创新创业的突出特点。我们学校基本不担心学生的就业问题,毕业生就业率都在99.9%以上。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他们毕业走向社会后,如何带动别人就业。我们支持学生创新实践和创业,不仅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更包含社会层面上的意义。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学校里的知识和社会是有些脱节的,但是学校不能改成社会上的某些机构,哪个东西赚钱,哪个东西很热,就去学哪个东西,最重要的还是基础教育。我们必须取一个交叉点,保证在他们学到理论知识的基础上,教他们学做一些容易上手、面向市场的技术。
 
当代中国:请谈谈这个活动的详细过程。

刘海洋:绝大部分学生从大二、大三开始做。大二学期末立项,暑期进行项目可行性调研。项目可行性分为四部分:个人价值类、技术价值类、市场价值类和公益价值类。如果做项目纯粹为个人喜好而没有这些价值,我们是不会同意立项的。立项通过后,学生们会做一些前期准备,我们进行评审、定级,然后根据政策配套,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对于那些项目不够好的,学校会给予鼓励,希望他们后期好好努力。到中期评审,再定级,进行调整;大三下学期会有一个结级评审。这次展会共有173个项目,其实我们每年有四百多个项目,绝大部分被层层淘汰下去了。对参展项目要进行分类,再请有关专家打分,最终通过投票和评审,有50到60个项目进入到创新论坛。

如果后期学生拿这些创意项目直接创业,学校会帮助他们联系投资人、媒体等,也会推荐他们参加创业大赛。总之,前期会帮助他们做好创新训练,后期会扶持打算创业的同学开始创业实践。
 
当代中国:创新训练取得了哪些成果?

刘海洋: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创新成果交流平台,会有一些投资者、大企业的HR来这里,这样,就会为这些项目落地实施起到对接的作用。也有其他学校来做技术交流的,有很多学校来参观我们的创新成果展。至2014年6月,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累计立项1635项,参与人数7000人次,获得投资1500多万元,惠及学生近6500人次,部分创业实践项目已正式注册公司并获得风险投资。社会上评价北邮是最具有创业基因的大学,乔建永校长说,北邮创业基因的源头是创新。一些取得突出创业业绩的北邮校友在校时的专业各不相同,走出校园后的成长轨迹更是千差万别,他们创业成功后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创新创业的第一个念头是在北邮的校园里产生的。就是说,他们都是在北邮的校园里找到了宝贵的创新种子,成就了他们独一无二的人生。
 
当代中国:你是如何看待当下大学生创业的?

刘海洋:首先,大学生毕业创业,在资源、资金、经验等方面,都是很弱的。因此,创业失败率就比较高。他们此刻生活负担不重,即使耽误几年时间,成本也不算高。但是,大学生创业没有产品的市场概念,只根据自己的想象来做,做出来的东西不够成熟。他们需要做市场调研,但没有资金,比较困难。另外,团队的稳定性也是一个问题,如果在毕业前半年没拿到融资的话,很多团队就会散掉,因为毕业后团队成员要考虑自己的前途、家里人的意见,出现分歧时,团队容易解散。
 
当代中国:对于鼓励学生创新创业,学校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刘海洋:我们会扩大创新训练的受益面,对于创业,我们会找更多的平台和资源进行对接,做一些跨校联合、校企联合以及国际间的交流。正如我们校长乔建永所言:唯创新者进、唯创新者强、唯创新者胜。

我们将继续鼓励学生们不仅要把握知识还要运用知识,培养想象能力和创新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