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阅读搜索

  • 分类:
  • 日期:

目录

当代评论

人物专访

深入报道

时政

经济

文化

事件关注

民生

生态

图说中国

您现在阅读的是 2015年5月刊

摆脱门票经济尚待时日
本报记者 > 陈平
 
大家期待景区摆脱对门票经济的依赖,这是民众的改革愿望。民众的呼吁无疑将会推动这方面的改革,但是,如果管理体制上没有大的变化,这个美好的愿望也很难实现。
 
我国5A级旅游景区的“门票经济”一直广受诟病。不久前出炉的《我国5A级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分析与国际比较(2015)》专题报告披露,目前我国5A级景区门票价格以100至200元居多,虽然近三年来平均价格基本稳定,但仍高于欧美日韩等国家知名景区门票价格。全国只有12家5A级景区实行免票,门票依然是大多数5A级景区的主要收入来源。

这份专题报告的编篡和发布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日前,中心主任宋瑞接受了本报专访。
 
当代中国:和2013年的报告相比,这次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出了哪些变化?

宋瑞:从数量上看,自2007年5月北京故宫博物院等66家景区作为首批5A级景区挂牌后,5A级景区的数量逐年增长,2012年为145家,2013年175家,截至2014年底,我国5A级景区达到186家。

就游客普遍关心的门票价格问题,报告从多个方面进行了统计和比对,2012、2013、2014各年度5A级景区门票的平均价格分别为109元、110元和112元,没有太大变化,平均价格基本保持稳定。在所有5A级景区中,门票价格100至200元居多,旺季门票在200元以上的有20家,占9.82%,平均价格最高的是湖北省,为169元,北京最低,为29元。

2007年,国家发改委出台规定,要求“旅游景区门票价格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我们梳理公开信息发现,2012年至今的3年中,有28家5A级景区门票调价,占比15.05%,其中27家为涨价,涨幅在31至60元的居多,仅有池州市九华山风景区1家降价。

游客普遍认为,国内5A级景区门票价格涨得太快太高了,我认为就总体平均价格而言,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在某个地区,有个别景区可能涨价幅度比较大。我们也做了横向统计比对,5A级景区门票平均价格与居民收入、消费之比均呈微幅下降趋势,在多数时段里,其增幅都小于同期CPI增幅。从这个角度来看,不能得出5A级景区门票上涨过高的结论。

当代中国:通过与国外景区门票价格的比较,专题报告提出了哪些看法?

宋瑞:由于经济发展环境、管理体制等方面的差异,世界各国景区门票定价原则及具体价格不尽相同,即使同一个国家,也因为景区具体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因此直接比较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过通过与欧洲、美国、日本、韩国部分知名景区的门票价格简单比较后发现,除迪士尼、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外,其他知名景区(包括文化遗产、国家公园、博物馆等)门票价格均不高,大多低于中国同等类型景区的门票价格,相当一部分还实行免票,这是值得关注的事实。比如美国国家公园按车次收费,不管几个人,一个车进去只收10美元门票,法国卢浮宫的成人门票价格为11欧元,仅相当于74元人民币。美国的博物馆基本都免费,欧洲的一些历史文化类博物馆、古迹,有的收门票,有的门票价格也不便宜,但达到我们这么高的不多。
 
当代中国:普遍性涨价,至少说明景区对门票的过度依赖,对于旅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这种状况正常吗?

宋瑞:旅游产业的“门票经济”需要区分看待。有的景区延伸性的确弱一些,物理空间、服务项目的拓展有一定困难,门票收入占大头有其合理性,不能一概说依赖门票都是错的。但是很多景区包括主题公园,在服务内容、旅游产品开发等方面都有拓展提升的空间,这样的景区过分依赖门票收入就说不过去了。我们调查的结果表明,旅游产业内部结构不合理,产品单调,是“门票经济”现象的主要原因。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的旅游业市场供给不足。所以很多景区有一种“衙门”心态,游客爱来不来。但随着各地对发展旅游业越来越重视,旅游市场的有效供给快速增加,市场供求关系已经发生了实质性改变,从供给主导转向了需求本位,竞争加剧。所以,景区不仅要关注自己有什么,还要思考游客要什么;不仅要考虑游客的基本需求,还需要研究游客的外延需求;不仅要照顾到游客的标准化需求,还要覆盖个性化需求。

需求本位理念的生长和成熟,将推动景区逐步摆脱“门票经济”。一般认为,门票花销占旅游消费10%左右是游客可以接受的,这就倒逼景区在旅游产品开发和提升服务质量上下功夫,实现产品升级、产业升级。业界专家认为,中国的旅游景区要逐步实现“五化”: 第一是现代化,提升景区设施、管理、服务的现代化水平;第二是科学化,将经验管理转变为科学管理;此外还有数字化、智能化以及人文化。通过实现“五化”,拓展产业链,提升产业质量,提高服务质量。这样做的实质,是增加了产业的有效供给,实现旅游收入多元化,推动旅游产业跨越“门票经济”的低级发展阶段,实现可持续发展。
 
当代中国:很多5A级景区的核心资源属性都是遗产型的自然和文化景区,门票价格也很高,为什么?

宋瑞:就供给角度而言,核心资源属性和景区管理体制是判定景区门票价格合理与否的两个重要依据。目前全国所有5A级景区中,遗产型超过80%,占绝大多数。也就是说,大部分5A级景区都依托于自然和文化遗产,且由地方政府主导。有公众会认为,既然是依托于老天爷和老祖宗的遗产,且由地方政府主导管理,似乎就应作为公共福利供全民享用。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认为中国景区门票价格过高似乎就有了社会心理基础。再与国外知名景区进行直接比较,这种心理判断就更强烈了。

人类文化和自然遗产属于人民,这毋容置疑。但就资源的维护管理而言,必然存在维护成本,需要投入。同时还有机会成本,因为在当地,为了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往往会制约其它产业的发展。我们一方面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繁荣,又要求更偏远地区保护好山水,还不能收钱,这恐怕也是一种不平等。如果在制度设计上,有生态补偿的机制,通过政策上统筹景区收入,不失为可持续发展的措施。不能说摁住你不要发展其他的,但是又不给景区提供别的收入来源。这里面牵扯到千丝万缕的关系,有地区间的平衡,有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平衡。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统筹,需要顶层制度设计。

当代中国:如何破解这一难题?

宋瑞:因为投入、收益的主体不一样,这个问题的解决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先从只收门票,到以门票为主结合其他的收入,再到不以门票为主,甚至像杭州西湖不收门票。
在这个过程中,参与的主体会越来越多元化,需要科学的机制设计。因为供给方式和价格构成较为复杂,又缺乏制约价格形成的法律制度,所以,最终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破解诸多难题。目前,我们的景区门票收支不公开,更导致社会各界对景区门票价格问题的不解、不满。

美国国家公园之所以只收10美元的门票,是因为有联邦政府财政支持,美国国家公园直接隶属于联邦政府。我们则不同。我国所有准公共产品类景区基本上都是属地管理,由地方政府负责资源保护、景区开发、日常维护、社区管理甚至经营事务,地方政府同时掌握着景区门票的定价权力。门票收入要用来维护景区设施、环境的再生产能力,甚至要成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来源。政府不仅要收回投入成本,还要盈利。景区门票收入最大的受益方也是地方政府。现在几乎所有的景区,都实行收支两条线的财务管理体制,赚的钱要上交到政府财政,需要花钱再向政府申请。

大家期待景区摆脱对门票经济的依赖,这是民众的改革愿望。民众的呼吁无疑将会推动这方面的改革,但是,如果管理体制上没有大的变化,这个美好的愿望也很难实现。
 
当代中国:目前已经有12家5A级景区免收门票,比如西湖景区,不收门票很多年了。近几年每到旅游旺季时,一些著名景区特别是西湖这样免收门票的景区,常常人满为患,不堪重负。控制游客数量会成为提高门票价格的理由吗?

宋瑞:西湖景区率先不收门票,有些是可以借鉴的,有些是不可复制的。比如它处在城市中心,被西湖吸引来的游客要在这里吃饭、住宿、购物、娱乐,与这些相比,门票仅仅是个小头。西湖免收门票带动了西湖休闲旅游业的发展。我们有过测算,免收门票后,西湖景区综合性收益比之前提高了很多。

目前全国不收门票的5A级景区有12个,包括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京夫子庙、天津商业街等,有的本身是商业化的,通过合理的商业化运作,以租金形式取代了门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作为公共服务产品,免费提供给市民,北京市政府对它给予相应的支持。

河南等地的一些景区曾经有过在特殊的日期和时间内免票,从实际效果看不收门票游客必然会增多。但是提高门票价格和控制游客数量不是必然的因果关系。控制游客数量有很多办法,比如可以预约,可以限购,这在技术层面上都能解决。比如布达拉宫,每天只售2000张门票。

为了控制人数抬高门票价格,这个逻辑肯定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