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阳大米”商标专用权纠纷案

来自当代中国
2016-07-09 23:12:06

 

“射阳大米”商标专用权纠纷案——江苏盐城中院(2015-4-3)

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

第一被告:赵长军

第二被告:滨海县以祝米厂

第三被告:上海市江桥批发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华江分公司

【案情简述】

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与被告赵长军、滨海县以祝米厂、上海市江桥批发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华江分公司(以下简称江桥批发市场)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委托代理人王书赟、袁欣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赵长军、被告滨海县以祝米厂投资人马以祝及其委托代理人马登军、被告江桥批发市场委托代理人周韧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5年4月21日,原告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取得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该商标核定使用类别为30类米,目前在有效期内。“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为江苏省著名商标、中国名牌产品,连续五年被评为上海食用农产品“十大畅销品牌”,荣获2010(首届)江苏品牌紫金奖,2011年5月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射阳大米产销量大、覆盖面广,拥有55家加工企业,50多万吨产销量、20多亿产值规模,被确定为江苏省产业集群品牌培育基地,同一商标的总量列江苏第一,国内领先。自商标注册来,原告严格按照《集体商标使用管理规则》,实行“五统一”管理,做到十年安全无事故,质量问题“零”投诉。

因为“射阳大米”享有极高的品牌价值和美誉度、认可度,致使众多大米生产者和销售者肆意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侵犯行为严重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严重损害了原告商标的声誉,给原告的商标价值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2014年11月1日,原告调查人员发现第一被告在其经营的“赵家粮铺”销售“射场大米”。其“射场大米”字样与原告的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中的“射阳大米”,均以行书字体书写,且都使用在大米商品上,极易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和混淆。原告的调查人员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从第一被告处购买了涉案的侵权产品。2014年11月17日,江苏省盐城市盐城公证处出具了(2014)盐城证民内字第2316号公证书。

原告认为,第一被告作为一家专业经营大米的个体工商户,公然大肆销售明知是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第二被告大肆生产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均已构成商标侵权。第三被告作为一家规模大、经营管理经验丰富的大型粮油批发市场,明知众多商铺公然大肆销售侵权商品却视而不见,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商标价值,并给协会会员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应当与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遂诉至盐城中级法院,请求判令:

1.第一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2.第二被告立即停止生产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3.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和第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人民币10万元(含维权成本);

4.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各被告承担。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原告提供了相关证据。

第一被告辩称:

1.不知道销售的“射场大米”侵犯了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

2.“射场大米”是在第三被告盛雨华处进的货,属正常进货、正常销售,有相关凭证予以证实;

3. 一共在盛雨华处进货2吨,不属于大批销售“射场大米”。

因此,对于原告要求其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认可。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第一被告提供了相关证据。

第二被告辩称:

1.“射场大米”未侵犯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是朱坦于2006年6月27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并于2009年5月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指定使用在第30类“米”等商品上。2009年8月26日,朱坦将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许可给第二被告使用。第二被告在使用该注册商标时,严格遵守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在保证商品质量的同时,标明了厂名和产地。第5444659号“射场”与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是两个不同的注册商标。这种使用行为,并未构成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所列举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

2.“大米”是商品“米”的通用名称,在注册商标后面加上指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称是商家的通常做法。第二被告在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后面加上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大米dami”并无不当,原告无权禁止其使用。

3.原告关于“射阳大米”的荣誉,取得时间均晚于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即使早于“射场”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也不能阻止他人注册商标的使用。

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被告滨海县以祝米厂提供了相关证据。

第三被告辩称:

1.其作为上海大型的批发市场,与盐城有长期的合作关系,是一家正规的批发市场,并不存在侵权行为;

2.并不知道第一被告存在商标侵权行为,原告亦从未告知,让其查处。

3.作为市场管理方,与所有商铺包括第一被告都签订有合同,并在合同中作相关规定,已履行了管理责任。本案中,第一被告销售的“射场大米”是否侵犯了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在法院或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认定侵权之前,市场是没有权利限制销售的;

4.根据商标法规定,原告应当向侵权者或者明知侵权的销售者主张权利,其作为市场管理方不应当承担相关赔偿责任。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第三被告提供了《进场经营合同书》。

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是依法成立的社会团体法人。2002年8月6日,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其中“大米”放弃专用权。2005年4月21日,“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3265993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米,注册地址为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注册有效期限自2005年4月21日至2015年4月20日止。射阳大米的具体生产领域包括射阳县临海镇、千秋镇、通洋镇等10个镇,和县域内省属3个农场。原告的50多家会员,均可以使用“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2008年12月25日,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使用在米商品(服务)上的射阳大米商标(注册证号为3265993)为江苏省著名商标。2011年5月2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原告射阳县大米协会使用在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第30类大米商品上的“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

2006年6月27日,朱坦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射场”商标。2009年5月28日,“射场”商标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5444659号,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糖果、茶、面包、糕点、方便米饭、米、食用面粉、方便面、面条、挂面商品,注册地址为江苏省滨海县陈涛乡工业园区内,注册有效期限自2009年5月28日至2019年5月27日。

从2009年8月26日起,朱坦将先后3此将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许可给第二被告使用,截止期限至2015年11月9日。2014年8月26日《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第五条约定,第二被告不得任意改变第5444659号注册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其组合,不得超越许可的产品范围使用第5444659号注册商标。

2014年11月7日,原告委托代理人与江苏省盐城市盐城公证处公证员一起来到第三被告处,在该批发市场内的“赵家粮铺”购买了“射场大米”一袋,取得送货单一张,祁旭明并对该店铺门头进行拍照取证,上述过程全部在公证员的监督下。公证员及原告代理人对上述所购大米进行封存,公证员对所购买的大米、送货单以及封存的大米进行拍照,封存后的大米保管于公证处。江苏省盐城市盐城公证处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公证保全,并出具了(2014)盐城证民内字第2316号公证书。

经庭审比对,被控侵权产品“射场大米”外包装袋上使用的标识包括两个部分,上半部分为“射场大米”四个汉字,其中“射场”两字略大,字体相同,“大米”两字稍小,字体与“射场”稍有不同;下半部分为“She chang da mi ”。如果从左右两半部分来看,左半部分“射场”和“She chang”,与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一致;右半部分为“大米”和“da mi”。但从视觉上看,左半部分“射场”和“She chang”与右半部分“大米”和“da mi”已完整组合在一起,浑然一体。同时,被控侵权产品“射场大米”外包装袋下端标注了“江苏•滨海县以祝米厂出品”,厂址滨海县通榆镇西沙村。

将被控侵权商标“射场大米”与请求保护的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进行比对,存在以下相同点或相似点:

1.“射场大米”商标中“场”字系繁体字“場”,“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中“阳”字繁体字“陽”,“場”字与“陽”字右半部分相同,仅系偏旁不同。

2.“射场大米”商标中的“射场大米”文字与“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中的“射阳大米”文字字体较接近。

3.在实际使用中,“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中的“射阳大米”文字部分为红色,“射场大米”商标中的“射场大米”文字也为红色。

另查明,案外人盛雨华于2015年11月5日出具证明,证明被告第一被告曾在他处购买第二被告生产的“射场大米”100袋(10公斤装),每袋44元。第一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射阳大米比普通的大米要贵上2角/斤。

还查明,第二被告系个人独资企业,年生产“射场大米”2000吨左右。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

第二被告其生产、销售的大米上使用“射场大米”商标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因此,商标专用权范围既是商标注册人行使权利的根据,也是对其进行保护的界限。权利的行使若超越其合法合理的界限,就不再是本来的权利行使行为。倘若侵入了他人合法权利的范围,即可以构成侵权。

本案查明的事实说明,虽然第二被告与案外人朱坦签订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但其在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时,将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和“大米”、“da mi”标识组合使用,使之浑然一体,形成一个新的商标——“射场大米”,这种组合使用方式已经改变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因此,第二被告的上述行为已不属于商标法保护的商标专用权的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第二被告使用与原告集体商标相近似的“射场大米”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已构成对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在判定侵权时,综合考量以下因素:

1.原告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申请于2002年8月,核准注册于2005年4月,是我国大米类首件地理标志集体商标。2008年12月,该集体商标被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江苏省著名商标;2011年12月,又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以上证据能够证明,经过原告多年的广泛宣传,会员单位达到五十多家,会员单位所使用的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在江苏、上海乃至全国市场上已经具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和很强的显著性。

2.被告的主观状态。2009年8月,第二被告经案外人朱坦许可使用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此时,原告的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已被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江苏省著名商标,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滨海与射阳同隶属于江苏盐城市,地域毗邻,第二被告不可能不知晓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的存在,其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应当对该集体商标进行避让。但是,第二被告在使用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时,故意将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与“大米”、“da mi”标识组合成“射场大米”商标使用,使“射场大米”商标与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其主观上明显具有攀附他人商誉的故意。

3.是否达到混淆的程度。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由汉字“射阳大米”、图形“ ”和长方形边框组成,其中“阳”字为繁体字“陽”。该集体商标中的“射陽大米”文字部分更符合公众呼叫习惯,也更能吸引消费者的视觉关注,起主要识别作用。“射场大米”商标由第5444659号“射场”注册商标、汉字“大米”文字和拼音“da mi”组成,其中“场”字系繁体字“場”。“場”字经过一定的艺术变体,偏旁“土”与“陽”字偏旁“阝”极其近似,从而使“射場大米”与“射陽大米”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消费者在不同场合分别看到被控侵权商标“射场大米”与请求保护的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集体商标,容易产生视觉上相似的认识,对使用商标的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

4.虽然在注册商标后面加上指定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称是商标权人的通常做法,但商标权人行使权利必须在合法合理的范围内,必须保持其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而不能滥用权利,故意使注册商标与商品通用名称浑然一体,组合成新的商标,从而侵害他人合法的权利。本案中,“大米”、“da mi”不仅是商品“米”的通用名称,也是第二被告使用“射場大米”的商标组成要素。对于第二被告不当使用商品通用名称,使之成为商标的组成要素,侵害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原告有权禁止使用。第二被告的辩解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认为:

第二被告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依据第二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时间,以及“射阳大米及图”商标的知名度、商品的价格、数量、维权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第二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8000元,合理费用2000元。

第一被告销售“射場大米”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第一被告作为销售大米的经营商,负有一般注意义务,原告所举证据亦不能充分说明第一被告的销售行为属主观故意,故第一被告关于其并不知道所售的“射場大米”侵犯原告第3265993号“射陽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辩解,法院予以采信。第一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所售“射場大米”来源于案外人盛雨华,第二被告对销售给盛雨华“射場大米”的事实亦予以认可。综上,第一被告关于其有合法来源、免于赔偿责任的辩解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

第三被告作为市场的管理方,不存在共同侵权行为。原告要求第三被告与第一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五十七条第(二)和(三)项、第五十九条 、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第二被告、第一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第3265993号“射阳大米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第二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60000元。

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