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容诉龙井茶产业协会侵害商标权案

来自当代中国
2016-07-09 21:50:54


——陈楚容诉龙井茶产业协会侵害商标权案

上诉人:陈楚容
被上诉人:杭州市西湖区龙井茶产业协会

【案情简述】

2013年6月3日,北京市国纲华辰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以下简称“申请人”)受被上诉人委托,向广州市海珠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同日,申请人代理人和公证员一起来到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903号的首层门面标识有“一盏红”字样的商铺,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申请人代理人在该商店购买了在包装物显著位置标有“西湖龍井”标识的茶叶一件,同时取得发票一张。购买结束后,公证人员随即将上述商品封存,之后将封存后的商品连同发票交由申请人代理人保管。

2014年5月23日,被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陈楚容:(一)立即停止销售侵犯被上诉人享有的第9129815号“西湖龙井”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二)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计人民币10万元;(三)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出示了广州市海珠公证处于2013年6月9日作出(2013)粤广海珠第15511号公证书,公证书附件为发票一张,发票显示“2013年6月3日,西湖龙井一盒,金额1035”,加盖有“海珠区同睦茶行发票专用章”。当庭开拆封存证物,可见一长方形黄色茶盒及黄色包装纸袋,包装纸袋的显著位置标有“西湖龍井”标识,该茶盒内装有两盒长方形铁盒装茶叶,茶叶盒的开口处贴有“一盏红检封”的塑料标签,内外包装盒上均无生产厂家的名字、地址及生产日期。经庭审质证,上诉人确认公证封存商品是其销售的,发票是其开具的。

原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作为第9129815号“西湖龙井”文字商标的注册人,依法享有该注册商标的商标专用权,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茶叶,处于有效期内,依法应当受法律保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广州市海珠公证处出具的(2013)粤广海珠第15511号公证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公证封存的被控侵权商品的外包装上标注有“西湖龍井”字样,与第9129815号“西湖龙井”文字商标进行对比,两者的文字内容、读音均一致,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构成近似,属于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情形,故涉案茶叶是侵犯被上诉人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商品。陈楚容亦确认其销售了被控侵权茶叶。原审法院对陈楚容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事实予以确认。

上诉人辩称:所售茶叶具有合法来源,且并不知道所销售的商品侵犯被上诉人的商标专用权,故依法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提交了茶农证词、防伪标签、土地承包证。其中,茶农证词称“我是龙井村茶农董云芬,家住龙井村224#,身份证号:××。这几年广州同睦茶行每年都在我家里进茶,大概每年8斤左右。我家茶园位于狮峰山,属西湖龙井茶。”防伪标签显示“西湖龙井茶2014年茶农标250g”等内容,每张标签具有不同的编号;土地承包证显示户主董云芬的地址在西湖乡龙井村,承包土地为茶地,分三个地块。

原审法院认为,“西湖龙井”商标于2012年5月被国家工商行政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且“西湖龙井”茶类商品在市场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并被相关公众所熟知。陈楚容提交的西湖茶农的证词及防伪标签等证据,不能证实涉案商品具有合法来源,故对该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原审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14年9月22日判决((2014)穗海法知民初字第405号):

(一)陈楚容立即停止销售侵犯被上诉人享有的第9129815号“西湖龙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二)陈楚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赔偿被上诉人经济损失(包含被上诉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付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40000元;(三)驳回被上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150元由陈楚容负担。

陈楚容不服原审判决,上诉至广东省中院称:

(一)其提供的证据足可证明所销售的茶叶来自于杭州西湖区,即销售的茶叶有合法来源;

(二)原审法院采信公证书作为认定其侵权的依据错误。他向西湖茶农购买的茶叶配有西湖龙井防伪标识,但被上诉人在购买茶叶时有意指令他将茶装在尚未贴上防伪标识而印有西湖龙井字样的礼品盒,误导其造成侵权的事实,故被上诉人购茶的细节属于有意误导公证处恶意而不客观取证。他每年所售西湖龙井茶只有六斤多,且基本为熟客购买,大部分都无包装散装出售。被上诉人注册西湖龙井后只管出卖防伪商标给茶农,再由茶农配送给买茶人自行贴上包装盒,并无统一包装;其经营茶铺近十年,历来严格守法,并不知道西湖龙井文字已被注册,即便广州茶叶界同行亦少人知道;

(三)其在一审开庭要求鉴定公证封存茶叶是否真正来自于西湖龙井,该申请因被上诉人反对、原审法院法官认为无法鉴定而被驳回不当,因被上诉人将西湖龙井通用茶名突然注册,并不负责管理市场出售西湖龙井真假,只管出卖防伪商标,导致上诉人之类进货来源合法不贴或忘贴则侵权、他人贴标售假却不侵权。被上诉人该行为名为维护西湖龙井茶的声誉,实则与民争利收买路钱。综上所述,原审判决没有考虑上诉人所提的证据和理由,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全部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在二审庭询时称,从茶农处取得的防伪标识是250g装的,有的人买100g茶也贴250g的标识,致使部分未出售的茶没有配套的标识,对熟客就不再贴标识。被上诉人买茶时要求将茶叶装入没有贴防伪标识的包装盒,且购买的也只是100g,若贴上250g的标识也是不对称的,故对涉案茶叶没有贴上标示,被上诉人亦未问及此事。公证书忽略该细节,导致描述不客观。上诉人并表示,不清楚“西湖龙井”商标已被注册,认为仅是对产地的证明。

被上诉人认可董云芬是其茶叶产区的茶农,表示会核实董云芬的产量后免费发放茶农标,董云芬无须成为会员。为将西湖龙井产区内的龙井与产区外的龙井区别开来,被上诉人在西湖龙井产区实行茶农用和销售用两种产地防伪标识。茶农用防伪标识(简称“茶农标”)是茶农持有、使用的防伪标识,包含了茶农的信息(茶农姓名、所属村等),每张标识重量规格为250g。被上诉人根据茶农承包茶园面积核定产量,而后免费核发相应数量的“茶农标”。茶农销售西湖龙井毛茶时,在商品包装上加贴“茶农标”,以证明该商品产自西湖龙井产区。销售用防伪标识(简称“商品标”)是茶叶生产企业持有、使用的防伪标识,茶企向茶农收购加贴“茶农标”的西湖龙井毛茶,加工成可销售的商品茶时,凭“茶农标”到质量技术监督局换取与等重量茶叶的“商品标”,“商品标”的重量规格有20g、50g、100g、150g、200g、250g等,生产企业根据包装规格,加贴相应“商品标”,凭“商品标”可追溯到生产企业。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上诉人提供销售的茶叶不能证明来自于杭州西湖;(二)公证书系公证处依合法程序作出,公证处不可能受误导;(三)西湖龙井商标是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在上诉人不能证明其产品来源的情况下,不仅侵害商标权还可能伪造生产产地;(四)西湖龙井的产区在西湖区,在该产地产出的产品也有上中下之分,龙井的产区是整个浙江省,不排除浙江省其他龙井茶就不能生产出高品质龙井,故西湖龙井商标只能最大限度证明其原产地,鉴定对本案并无意义。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

商标是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为了将自己的商品或服务与他人提供的同种或类似商品或服务相区别而使用的标记。本案所涉商品茶叶,是一种分散叶状小物体型的农产品,自身并不具备区分其提供者的特性,若要甄别其来源,只能根据其容器所附加的标识予以判断。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条规定,经商标局核准注册的商标为注册商标,包括商品商标、服务商标和集体商标、证明商标;商标注册人享有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本法所称证明商标,是指由对某种商品或者服务具有监督能力的组织所控制,而由该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务,用以证明该商品或者服务的原产地、原料、制造方法、质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质的标志。集体商标、证明商标注册和管理的特殊事项,由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规定。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6号)》第十三条规定,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的初步审定公告的内容,应当包括该商标的使用管理规则全文或者摘要。本案“西湖龙井”商标是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对该商标核准注册时已依照流程向社会公众公开了该商标的使用管理规则,依照该规则,凡使用“西湖龙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须经申请,获得审核批准后方被许可在其产品上或包装上使用该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及“中国地理标志产品专用标志”,领用数量以西湖龙井茶茶农用防伪标识等重量调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合法来源指的是: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由于“西湖龙井”茶叶有悠久的历史,其在茶叶市场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已经为广大公众所熟知,“西湖龙井”也是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履行一定的程序核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更于2012年5月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上诉人作为专业主营批发、零售茶的广州同睦茶行经营者,应当对此具有更高的了解,其称“西湖龙井”是通用茶名、不知道被上诉人将此茶名注册成商标的依据不足。

由于“西湖龙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具有一定的使用规则,既然上诉人称茶叶来源于西湖乡龙井村的董云芬,董云芬也出具证词证明上述事实。上诉人应当知道茶农会将等重量规格的“茶农标”随茶叶一并交付,上诉人也应在转售这些茶叶时按照同样的规则贴上相应的防伪标识,否则,普通消费者仅凭销售者一言之词并不足以判断该茶叶来源的真实性。

此外,无证据支持上诉人关于“被上诉人在购买茶叶时有意指令将茶装在还未贴上防伪标识而印有‘西湖龙井’字样礼品盒”的陈述。上诉人以自己的名义出售该茶叶时,应遵循《“西湖龙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管理规则》中,关于以 “茶农标”换取等重量茶叶的“商品标”的规定。

对于上诉人请求通过鉴定证明茶叶的真正来源,二审法院认为,依照日常生活经验,同一区域所产茶叶的品质有高下之分,其他区域也未必不能提供同种品质的茶叶,通过茶叶品质鉴定商品来源并不科学,不采纳上诉人的这一请求。

【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诉人陈楚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