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慈善大侠”到慈善改革家

来自当代中国
2017-07-31 10:26:19

爱心万里行,钢子(右一)带领团队在从天津到石家庄的路上

—— “钢丝善行团”发起人钢子

当代中国记者张永太 / 文

钢子一直不理解,为啥人们总是追问“钢子是谁”。他说:“我是谁不重要,关注我做的事情比关注我是谁更有意义。”即便做了采访,我们也仅知道钢子是“钢丝善行团”的发起人。

钢丝善行团的全称是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钢丝善行团公益基金,简称“钢丝善行团”,他们做的事在章程第一章第四条中写得很清楚:

“每人每天1元钱,让每一位普通的老百姓都有能力成为慈善家;用不会改变你生活的1元钱,去改变您看得见的世界”。

2017年4月14日,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举行“‘一家衣善’公益项目战略合作暨‘爱心万里行’发车仪式”。在全国妇联、中国侨联的共同指导下,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作为“一家衣善”公益项目的支持机构,“钢丝善行团”以“爱心万里行”的形式,全面参与“一家衣善”公益项目的运作实施。


2017年4月14日,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举行“‘一家衣善’公益项目战略合作暨‘爱心万里行’发车仪式”

理想很丰满,结果很骨感

网络上零星的披露帮助我们凑出了一个模糊的形象:

一个在国外生活了一些年的男人,2001年回国后,通过支付宝资助西部贫困儿童上学,总共资助了几百人。后来,微博问世,他开始在新浪公益上捐赠,开始几天捐一次,后来一天捐一两次。但是,理想很丰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结果很骨感:他被冠以“傻捐哥” “补齐哥”的雅号,有人在网上喊他:“人傻,钱多,速来。”

他就是钢子。

后来,他遇到了骗捐的人。一个人给他写了一封很感人的信,被他一眼识破了。从不见被资助人的他约见了这位骗捐者,他给了他20万块钱,说你拿去花吧,花完了再来骗我。

一时间,他觉得很孤独。虽然他有钱去帮助别人,但还是感觉到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他想发动更多的人一起捐助,发起成立一个公益团体,名字就叫“钢丝军团一起捐”。于是,他在微博上谈了他的设想。没想到的是,这个善良的想法很快被利用了,一些人打着他的旗号,还通过网络刻意地和他互动,钢子说:“你能看到他的目的性很明确。”

他说自己是一个有能力帮助别人、也乐于帮助别人的人,但这种乱象却玷污了他的初衷。他气愤至极却无可奈何,便关掉了微博。关掉两三天后,有一天半夜下雨打雷,钢子说“那个雷感觉就在我头顶上响一样”。他赶忙爬起来打开电脑,进入微博后发现,“海量的夸奖留言,把我夸得像神一样”。有的留言只有“钢子我爱你”几个字,连着发了100遍,结果微博号被封了。再往后看,他明白了,有一条留言写道:“钢哥,你是不是得给我点啥,我房子歪了,你过来给我盖个新的。”

一段时间里,每天@他的有几十万,私信两三万,而一些真正需要救助的信息被淹没在垃圾信息中。“有一位求助者,当我看到他的信,再找到他时,他已经死了”。

钢子突然间发现,他在微博上做的事情不是他所需要的,“那些虚伪的夸奖对我毫无意义”。

这时他遇到了一个职业公益工作者。那个人对他说:“你一个人做不行,要动员更多的人和你一起做。”

他决定冷静下来想一想,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怎样达到这个目的,是继续自己的个人行为,还是创建一个团队去做。最后决定创建一个理念和组织。2013年,“钢丝善行团”成立;当年,《钢丝善行团章程》在官微上发布;这一年9月4日,“寻钢丝•行救助”钢丝善行团全国万里行活动在北京启动。

而钢子本人在媒体锲而不舍地追踪中闪转腾挪,依然保持着“神秘慈善大侠”的形象。


给孩子们弹琴,与孩子们互动

从“慈善大侠”到慈善改革家

“钢丝善行团”成立时,中国的慈善生态环境正处于修复和完善的关键时期。钢子明白得很,“钢丝善行团”的一切行为必须阳光透明,不能有任何被别人诟病之处。

做公益不能有欲望。所以,钢子推崇“慈善纯公益”的理念,这几个字写在《钢丝善行团章程》的第一章第一条。2015年,他们对章程作了修改,但是这一条的表述和位置没有变。

钢子认为,慈善本就应该是纯粹的,纯粹的事物都是简单的,所以他力求把事情做得更纯粹更简单。“钢丝善行团”成立伊始,他就确定了三条铁律:第一条,“钢丝善行团”永远不为自己募捐,如果为自己募捐一块钱就地解散;第二条,“善行团”永远不经手任何善款的使用,他们把捐赠的善款交由几百家合作机构执行;第三条,“钢丝善行团”没有个人行为,所有慈善行为都是“钢丝善行团”的集体行为。

制订三条铁律的目的,是从制度上根绝善行团的利益欲望和谋取利益的可能。

纯粹的慈善要有科学制度保障。“钢丝善行团”作为一个依靠个人影响力建立起来的民间慈善组织,从组建之日起,就在个人威望和制度约束之间作出了理性安排。在第一份章程中赋予了创建者@钢子六条权利,包括对最高管理机构决定的一票否决权、必要时解散“钢丝善行团”的权利。但是随后又规定:“以上关于@钢子的各条款均为现况发展的需要而临时的设置条款,钢丝善行团在正常运转一年后,管理层必须直接去@钢子化,严格进行制度化管理。”章程还特别注明:“此条由钢子本人自行强烈提出!”

在2015年修订的章程中,虽然仍保留着@钢子的上述权利,但对组织机构、决策程序、成员权利义务等重要事项作出了更详尽的规定。

慈善是任何人都能做、也应该做的平凡的事业。“用不会改变你生活的1元钱,去改变您看得见的世界”。把这句话写进章程,意味着“钢丝善行团”要参与创建全民公益的时代大潮。全民公益的先决条件是降低慈善门槛,所以确定了“1元钱”这样一个绝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的起捐点。但是,“钢丝善行团”倡导的是每天1元钱,鼓励人们把慈善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坚持下去。而每年365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不会成为负担。同时,章程有规定,你可以随时加入和退出。

慈善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业,不应该影响捐赠人的生活质量;慈善行动应该是谦卑的,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这样一种理念,让慈善从高高的天上落到了实实在在的地上,不再是普通人无力能及的高大上,而是平凡得任何人都能做的事情。钢子说:“简单慈善、纯粹慈善、全民慈善才是大慈善。”

救助和传播慈善理念哪个更重要?钢子认为后者更重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慈善、参与慈善,比单枪匹马的救助更有意义。”

他说:“做慈善决不仅是简单地帮助哪一个人,还要通过善行来影响社会大众的行为。首先,你要用纯粹感动别人。那种假的感动、买来的感动、交换来的感动,其实都不长久,很容易就变了味。”

钢子是新浪微公益平台推出以来首位捐款超过100万元的个人。在2012年至2013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线上募捐额超过1800万元,帮助人数超过5万人。2013年9月,钢子的公益行动从线上延伸至线下,发起“寻钢丝•行救助”钢丝善行团全国万里行,在救助的同时传播“1起捐”的理念。2013年11月,“钢丝善行团”开始以“钢丝骑士行,一站一救助”为主题第二次万里行走。这次活动行程8500公里,走了15个城市,沿途共捐款500多万元。

犹如红军的万里长征,一路善行一路宣传,救助一个人,就等于播下一颗慈善的种子,还能影响周围的更多人。一路下来,“钢丝善行团”的队伍不断壮大,截止现在,“钢丝善行团”在全国已有200多个网络分会,在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国际分会。

钢子说:“为什么不要钱多,而是要人、要1块钱?因为要的是人的行为,力所能及的善良行为。人心齐了,星星之火就可燎原,而单纯的依赖少数有钱人力量就太单薄。”“一般人看来,1块钱能做什么?但聚合在一起,就是一万、十万、一百万⋯⋯就是很强大的力量,能救很多人”。

在慈善界明确提出“义利兼顾”“以商养善”的,迄今唯钢子一人。如果仅从字面理解,难免会产生误会。也有人问他:这种提法是不是与“慈善纯公益”的理念相悖?

其实,钢子的表述如果能更明确一些,这种误会就不会产生。“义利兼顾”“以商养善”的核心是“以商养善”,钢子的解释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钢丝善行团”行走全国各地,配置有随行调查员,负责收集公益机构的状况和受助者相关数据。他们发现,一些大型公募基金会的管理费用比例过低,一些慈善项目的执行经费捉襟见肘,力不从心;不少受助者长期靠资助生活,自尊心和生活能力受到严重伤害。

钢子认为,慈善事业既要扶贫济困,更要帮助受助者获得摆脱贫困的能力,同时,要改善慈善机构的生存环境。他说:“慈善带给人更多的应该是尊严,而非简单的金钱和物质的馈赠,如果捐了钱却‘强暴’了他人的尊严,那就背离了慈善的初衷。” 于是,便有了“钢丝小天使计划”。

他们联合思源工程、红丝带基金、免费午餐、9958儿童基金,推出善行产品和“钢丝善行团”APP,此后,又把线上慈善商务扩展到线下,由钢子出资购买设备、提供培训和运行资金,经营亏损由钢子承担,如果盈利,30%归运营者,70%交给“钢丝善行团”做慈善基金,钢子还给线下实体机构的员工每人每月发3800元工资。

梳理钢子的慈善理念,应该承认,这位心怀善念的公益大侠,正在努力突破中国慈善事业依附于行政体制的传统格局,力图以一己之力推动全民慈善的理想局面,并在思维方式、制度建设和实现路径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慈善纯公益”,表明了钢子对中国慈善事业当下复杂的生态环境的担忧和高度警觉,他不碰钱,唯恐一着不慎亵渎了他的初衷。非但如此,最初在新浪公益上的捐赠、“钢丝善行团”的运行经费、“钢丝小天使”计划的执行经费,全部由他个人承担,2014至2015年,他将个人资产从家族资产中剥离过亿元支持钢丝善行团以商养善。

以雄厚的财力作支撑践行“慈善纯公益”理念,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没有可复制性,但是这丝毫不损害“纯粹慈善”的理想光芒和普世价值。“勿以善小而不为”,普通人虽没有钢子般的推动力,却完全有能力参与“1起捐”所倡导的平凡慈善、全民慈善。尺短寸长,捐赠数量不是评价慈善贡献的唯一理由,或者说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以商养善”强调了公益投资的重要性。在发达国家,公益投资已经很普遍,在中国,公益投资也被法律允许。但是,因为修复和完善中的公益生态仍然脆弱,公益组织总体尚处于生长成熟过程中,法律在允许公益投资的同时,授予政府较多的行政管制权。中国公益界对公益投资虽不再噤若寒蝉,但至少需要一个较长的酝酿、试探过程,慈善收入以机构和个人捐赠为主的局面一时难以改变。

钢子的“以商养善”让我们看到,中国公益投资突破的希望在民间。公益投资是现代公益事业发展的必然方向,但是,突破点一定是多元的。“钢丝善行团”具有突破意义的实践虽不具有普遍性,但不失为先导性路径之一,更可成为其他公益组织的他山之石。不论当下尚存在哪些理论和实践上的障碍,都不能否认,提升公益机构的自我发展能力,改变“一只手募捐,一只手捐赠”的局面,对于中国公益事业现代化,具有本质意义。

在中国公益界,主张改善公益机构的生存环境已经是越来越多公益专家的共识。安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翔曾经说:“在当代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不可能要求公益人永远只拿3000块钱的工资来生活吧?从技术层面讲,你敢相信一个拿3000块钱工资的人,帮你去花掉1000万吗?”

公益组织的从业人员是职业慈善工作者,不是职业慈善家。我们只能要求他们以恪尽职守的职业精神完成捐赠人的委托,不能要求他们成为不计报酬的奉献者。在任何国家,这个职业群体都不是如律师、医生、艺术家那样的高薪阶层,但是,他们应该得到与付出相对应的报酬,过上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钢子主张公益机构的管理费标准应该提升到30%,显然与现行法律规定不符,却应该引发我们的思考:对于以志愿者人力投入为主的公益项目,现行管理费标准会让公益机构望而却步,而这种形式的公益项目将会越来越被社会需要。


 
6月19日,爱心团队走在崎岖泥泞的山路上,去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县慰问贫困户

第三次万里行走,又一次跨越

回溯钢子的慈善之路,有三个时间节点需要关注和解读,这三个节点对应着钢子在慈善道路上的三次跨越。

2001年,回国后的钢子开始网络救助。“慈善大侠”的称谓不胫而走,影响力快速传播。民营企业挣了钱以后做什么?钢子是最早给出正确答案的企业家之一。

2013年,“钢丝善行团”成立,并很快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民间志愿者组织。这一年是钢子慈善理念走向成熟的转折点。发起“1起捐”,推动全民慈善,“慈善大侠”蜕变成慈善改革家。

2016年,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与“钢丝善行团”结盟,设立“钢丝善行团公益基金”,探索“以商养善”和中国慈善事业可持续发展的实践路径。这说明钢子的慈善理念已经影响到传统慈善界,双方“所见略同”,《慈善法》刚刚问世,便同时向对方伸出了合作之手。

2017年4月14日,“钢丝善行团”开始第三次万里行。这次万里行同样要走一路救助一路,传播“1起捐”的公益理念。与前两次万里行的重要区别是,“钢丝善行团”作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的执行团队,全面参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的“一家衣善”慈善项目。

2016年6月13日,在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等单位支持下,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了“一家衣善”公益项目。这项活动通过在单位、社区设置的旧衣回收箱体,接受市民捐投的旧衣物,对分拣出的利用价值高的旧衣物统一清洗、消毒、整理后,转赠给贫困儿童家庭,将利用价值不高的旧衣物制作成其他产品。2017年度,“一家衣善”预计投放和建设不少于两万个旧衣回收和工作站点,带动两万名以上贫困妇女就业。

这项公益+环保+资源循环利用的活动需要一支强大的执行团队,全面参与后,“钢丝善行团”将发挥遍布全国的志愿者网络优势,极大提高这一项目的执行效能。

第三次万里行启动仪式上,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将募捐的700万元款物和50万件衣物转交给“钢丝善行团”。钢子表示,将在总结前两季“爱心万里行”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精心组织好本次“爱心万里行”活动,认真做好捐赠物资的分发、落实,积极推广“一家衣善”公益项目,传播废旧衣物循环再利用的全民公益理念,并通过钢丝善行团的“爱寄卖”慈善电商平台,为贫困人群销售土特产品,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本次“爱心万里行”计划周期11个月,途经28个省区市,总行程5万多公里,将为沿途重点地区的10万名贫困儿童及家庭赠送50万件衣物及1000万元以上的学习和生活用品。


所付出的一切,只为看到孩子们灿烂的笑脸

以下摘自“钢丝善行团”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

4月14日:“大家从13号下午连续奋斗到14号凌晨两点半多,将所有的爱心车辆全部装满了物资,他们当中有的是全国委员,有的是省级会长以及全国优秀钢丝等,十几小时的工作中,没有一人叫一声苦,没有一人叫一声累,所有人都干得满头大汗,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付出”。

4月15日:“不知天津是不是海洋气候,反正从北京来到这儿,感觉一夜之间就到了夏天。太阳毒辣,而举行活动的时间和场地,恰好又是烈日当空,真是苦了现场的孩子们。这次捐助的物资主要是‘HELLO 小孩’爱心套餐,孩子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按序接收我们送上的学习用品箱。拿到学习用品箱,孩子们脸上的神情明显发生了变化,我在人群中听到一个戴眼镜的小女孩兴高采烈地说:‘我觉得好幸福喔。’旁边的同学问为什么,她带着满满的喜悦回答,‘因为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好的礼物⋯⋯’”

6月3日:当晚,钢丝善行团全国管理委员会副会长、韶关立德会创始会长卢俊甫筹划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慈善晚会,迎接“钢丝善行团”。晚会开始前,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如注。“你见过数百人在狂风暴雨之中,一起挥手齐声高唱《歌唱祖国》的场景吗?在嘹亮的歌声中,胸腔的热血再次燃烧沸腾起来,在狂风暴雨面前,我们不再彷徨”。

7月4日:“2017年7月2日下午,钢丝善行团宿州网络分会捐衣启程运往天津。正午时分,钢丝善行团宿州网络分会会长郑旭接到总部调拨货车驾驶员的电话,已下宿州高速,随即在埇桥志愿爱心驿站和钢丝善行团宿州群里发布通告,当即有20多名志愿者家人报名赶到指定仓库装车。志愿者冒着30多度的高温,从6月24日‘一家衣善’公益捐衣活动开始至6月28日止,共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无偿捐献的3000公斤衣服,其中包括爱心志愿者曹丽及爱心家人沈女士、姜女士捐赠的全新衣物2000余件套”。

7月5日:“还有钢丝善行团云南省分会副会长紫嫣姐(一直不让透露她的真名),她是景东县第二位钢丝(第一位是拂晓十分),现在在紫嫣姐的努力下,普洱分会已经成为了钢丝善行团西南地区不可小觑的公益力量。‘好高兴,终于加入到正规的公益组织了’!她的低调务实,也感染了云南其他钢丝,比如‘素颜猫’猫猫姐,她是景东县第一个独立完成注册的钢丝,看了钢哥的视频和万里行第一二季的视频,震撼得无以复加,然后将自己的家属全部发展成为了每天捐一元的钢丝”。

7月15日:“‘南京哥’(@国耻918南京)为了衣物捐赠物资调配,前天从天津赶到四川成都,然后再一路马不停蹄地赶来与我们会合。南京哥半夜两点多就到了,但为了不在深夜打扰大家休息,他居然在车里睡了一宿”。“记得好像是2014年冬天,我和林哥还有蒙蒙一起去过当时他居住的城市,甘肃兰州。那时候南京哥穿着一身很不合身的西服,带着我们穿过兰州冬日的大街去吃早餐,走到半路却突然转身让我们等着他,然后就看他买来两袋盐,让我们一起帮忙撒在道路上。那是一小块结冰的路面,他担心打滑摔到过往的行人”。

7月21日:“钢丝善行团长沙网络分会会长陈吉军、副会长李慰,带着全国各地钢丝们用一元硬币汇聚的爱心款两万元,走进了湘雅医院58病区,看望在这里与病魔一直坚强抗争的小涵涵,并将两万元的爱心款交到了她手上。 家住常德临澧县的董艺涵小朋友今年1月份在湘雅医院查出患有白血病,不到3岁的小涵涵已经坚强地经历了10次大化疗,接下来她还将面临两次大化疗和12次小化疗。值得欣慰的是,在爸爸妈妈和所有爱心人士的关心和帮助下,涵涵的病情非常稳定,在和陈叔叔、李叔叔交流的过程中,始终露出美丽可爱的笑容” !

对这次与两家国字号公募基金会的合作,钢子很满意,他说:“‘一家衣善’使闲置衣物得到更好的利用,通过善行团的网络去帮助更多人。不适合捐赠的卖给回收公司,所有款项全额捐给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用于救助项目。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新模式,也符合‘以商养善’的理念。”


4月25日,“爱心万里行”团队志愿者在南京去慰问贫困户的路上

截至发稿时,“钢丝善行团”的第三次爱心万里行仍然在路上。

关山重重,钢子和“钢丝善行团”的慈善改革之路依然漫长。然而,众望所归,大势所趋,钢子所期待的全民慈善时代渐行渐近,步履虽不算快,但很坚定,不可逆转。

患白血病的小涵涵的爸爸在接受捐赠后,给 “钢丝善行团”当地负责人微信留言,强烈要求待女儿做完全部疗程后,“全职加入公益里面来”,他说:“不管做什么工作,只要加入善行团做公益我都愿意。我女儿是社会救的,我要回报社会,感恩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