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琼:玉在奁中待时飞

来自当代中国
2016-12-01 11:46:36

杨东琼和她的翡翠人生。
 
当代中国记者/杨晓萌

20多年前,杨东琼还在餐饮业打拼,在成都双流机场经营着一家效益不错的酒店。一次,朋友聚会的偶然机遇,她结识了珠宝业泰斗武保林。

又一次华丽转身

彼时,杨东琼的精明能干给武保林留下了深刻印象,“你这么有才能,悟性又好,别干餐饮了,太累了,你做我徒弟,干珠宝吧”。

其实在此之前,杨东琼就很喜欢翡翠,只是苦于入行无门,能够有机会拜在武保林门下,是难得的机遇。

凭着一股子果断劲儿,她义无反顾地出兑了酒店,自己跑到昆明学珠宝。可以说,正是武保林这一句半认真半玩笑的话,改变了杨东琼之后的人生轨迹。

说来,这次转轨已不是杨东琼人生乐章的第一次变奏。读大学时杨东琼学习的是服装设计专业。

早在80年代,她就开始专门做模特表演服装供应商,按客户需要,从进料、设计、制作,整个环节下来必须在两周之内交货。为此,杨东琼经常熬夜,有时甚至两三天不睡,为了减轻压力,她在那时候学会了抽烟。

虽然她的个人财富不断攀升,账上已经有了100多万的存款,但是,倍感压力的她已经对服装行业萌生了退意。

在这之后,她在双流机场开了一家酒店。于是,就有了上文中武保林“一语点醒梦中人”的一幕。

说到武保林,就不得不谈到新中国珠宝业的一段历史。

武保林出身于珠宝世家,五代从事珠宝行业。在新中国成立后,珠宝曾一度被当作“资产阶级”的玩物而打入另册。于是乎,中国珠宝业出现了长达30年的空白期。

直至改革开放初期,云南省政府请武保林出山领军重振云南珠宝业,但省政府当时手中并没有足够的经费,只得找来一些缅甸军方急需的粮食。

于是,时任云南省珠宝商会会长的武保林带着一车车的粮食,从缅甸换回一车车的翡翠原石。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云南省珠宝业艰难起步,同时,也带动了国内珠宝市场逐渐走向繁荣。

话说回来,昆明学艺这段时间并不安逸。杨东琼自己租房子,自己料理生活,还要兼顾学习课程,在跟随武保林学习了5、6年后,2001年,杨东琼来到北京,在全国工商联珠宝业商会当起了展示拍卖部主任,完成了从餐饮业到珠宝业的又一次华丽转身。
 

以诚信为使命

然而,杨东琼了解自己,她属于“坐不住的人”,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不是她给自己的定位。于是,不安分的她决定自己创业做珠宝生意。

2002年,她开始着手准备,考察市场,寻找商机。2003年,恰逢北京小营珠宝市场(即现在的“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开业。是年12月28日,是令杨东琼记忆犹新的日子,那一天,她在小营珠宝市场的铺面开业了,也翻开了自己人生新的篇章。谁成想,不安分的杨东琼这一次入得行来,一做就是10多年。

现在,她和朋友合资,共同创办首华大厦中润珠宝城,在经营珠宝的同时出租大厦的铺位。
 

与中润珠宝城总经理丁文忠(左)、品牌商户在一起。

“诚信”是杨东琼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的经营理念。量化到具体操作上,“做一单生意,交一个朋友”就成了杨东琼做每一单生意时,衡量是否是一单好生意的唯一标准。“商人当然要赚钱,但我只赚该赚的一点点”,即使在翡翠行情看涨的时候,她也始终保持只赚5%到10%的利润。

多年前的一天,一位女客人在她的店里挑选了一只翡翠手镯和一个翡翠挂件,共计25000元。第二天一大早,还没开始营业,杨东琼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这位女客人站在店门口等她。开门进屋后,那位女士说,我在您店里买的两件首饰,找懂行的人看了,这个质量的货您给我的价格太便宜了,是不是拿错货了?所以,我来给您多加10000元。

明白对方的来意后,杨东琼表示,自己并没有拿错货,只是由于进货渠道的原因,剔除了各种中间环节,自然就能做到物美价廉,并婉言谢绝了对方的钱。

后来,这位女士成了杨东琼的常客。

对待新客人她是秉持着“交一个朋友”的心态,对待老顾客她又是怎样做的呢?

一位中年女顾客,曾在杨东琼店里一次性购买价值25万元的翡翠首饰。突然有一天,对方打来电话称,家里遇到了一些困难,急需资金周转,希望杨东琼帮忙收回她原来买的首饰,只要给20万元就行。
 

客户在她的店精心选购

如果此时,杨东琼答应以20万元回购,也算是本分,因为价格是对方提出的,不是她乘人之危,压价回收。如果,她能以25万元的原价购回,那就算得上是仁义,等于自己白忙活了一场,一分钱不赚。而杨东琼是怎么做的呢?

她竟然在原价25万元的基础上,又给对方加了5万元,以30万元的价格收回了这批首饰,帮助这位女士度过了难关。这一举动显然出乎对方意料,使得对方不但成为自己的忠实顾客,也使杨东琼成为了对方值得信赖的朋友。

2004年,国内珠宝市场出现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的混乱局面,严重影响了市场秩序。此时,杨东琼在小营珠宝市场经营翡翠才不到一年时间。由于业务刚起步,货源渠道还不畅通,甚至曾受到个别供货商的蒙骗,正可谓惨淡经营。

就在这样的局面下,杨东琼第一个提出,“凡在本店购买的首饰一周内无条件退货,终身无条件换货,假一赔十”。由于受到当时市场乱象的影响,这一年,她的退货款额达到了110多万元。

有同行说不搞点“猫腻”没法做,也有朋友劝她弄点“幌子”,员工也怨声载道,整天追着问她怎么办。
 

杨东琼的翠一雅居,永远都是货真价实。

杨东琼认准了诚信经营,她鼓励大家:“我们坚持的时间还不够长,可能只差一步,必须坚持到底!”

杨东琼的坚持是对的,鱼目混珠可能一时得利,但终归无法持久。2005年,她店里的销售额触底反弹,逐年攀升。2009年,金融风暴,各行业日子都不好过,而杨东琼的翠一雅居珠宝行的销售额依然与上一年持平。

在小营珠宝城站稳脚跟,可谓以诚信为使命的最大收获,当然也是阶段性成功的开始。

随后,杨东琼竖起的诚信大旗,为不少商家效仿,为当时的小营珠宝城赢得了市场信誉和消费者的信赖。为了规范市场经营,小营珠宝城成立了经营者协会,全体商户一致推选她担任副会长。

甫一上任,杨东琼就将自己“诚信”的理念和做法推介给大家;再者,结合小营珠宝城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共同抵制假货的约束机制;第三,将原来商户经营的各自为战和打造小营珠宝城品牌的大战略协同在一起,从小我做起,树立责任感,自觉维护珠宝城品牌形象,注重无形资产的积累。

“以诚信铭刻品质,用珠宝诠释真情”是杨东琼的座右铭。
 

生命中另一个支点

2009年,就在杨东琼的事业不断攀升的时候,命运挑战再一次叩响了她的门扉。

3月9日,一次例行体检结束后,医生打来电话,告知她可能得了胰腺癌。在奔波于各大医院确诊后,有的医生甚至忠告她可能仅剩3个月的时间。

关掉手机,杨东琼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两天两夜不吃不喝。睡醒了就哭,哭累了就睡,到了第三天,她爬起来,写好了遗嘱。

杨东琼信佛,她找到自己的师傅—— 一位年逾百岁的高僧,询问如何面对突来的变故。师傅告诉她,心中没有,身体里就没有。

就这样,杨东琼回到北京。一方面,她尽量不去想,另一方面,尝试积极配合治疗,没有采取手术方案,3个月一复查。到了第三年,肿瘤竟奇迹般地从3点7厘米缩小到1厘米多一点。
 

现在,杨东琼又恢复了过往的繁忙。

她还兼任北京珠宝协会副会长和翡翠专业委员会会长及主任的职务,在这次大病之后,杨东琼本不想再担任社会工作,但出于大家对她个人信誉的肯定,几次推却都推不掉,“既然还能干,就再继续为大家出点力吧”。

2008年汶川地震,杨东琼就曾以个人名义和公司名义为灾区捐款,如今,一场大病使她更加关注公益事业。

每次回四川,她都要联系双流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找贫困家庭学生进行一对一定向捐助。

有一次,杨东琼包了5个5000元的红包,本想一个孩子给一个。到了现场看到几个孩子的家庭情况,有的妈妈得了癌症,有的爸爸是植物人,“他们真的很需要帮助”。杨东琼不但发了红包,还把自己随身携带的20万元现金都分给了孩子们,临走时还大哭了一场。

巴山蜀水,滋养了杨东琼温润、颖悟的禀赋,多年商场的历练,成就了杨东琼宽和、果敢的性格。

采访中,她直言自己最不爱照相,但每每需要拍照时,她总要披上一条中意的披肩,定格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在事业上,她说人的一生不能碌碌无为,“死后祭文怎么写”?从大处讲,要体现自己的价值,从小处说,要对得起家人,对得起自己。

在家庭中,她更身体力行,注重身教。
 

杨东琼的父亲是一位老公安,她依稀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看到那些生活中遇到难处的人找他父亲求助,爸爸总是在对方离开时塞给他们几元钱。

现在,杨东琼热心公益,也间接影响到了自己的儿子。就在几天前,儿子还背着她买了不少衣物送到贫困山区,“做这样的事不用背着我”,杨东琼知道后嗔怪儿子。

商业上的成功,使得金钱对于她而言,失去了更多的意义。命运的一次舛错,使她和死神擦肩而过,但也给了她窥探人生意义的可能。希望能够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是她现在对于生命意义的感触。

公益已成为杨东琼在商业之外的另一个人生支点。

不断地追寻,她似乎在寻找一个最终的答案。就像是一块原石,经不断雕琢,出落成一块璞玉,静待奁中,伺时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