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博明清女性画家展:看古代闺阁付诸笔端的闲情与才思

来自澎湃新闻网
2017-12-01 11:09:06
明清以来,在以男性画家为主导的画坛下,女性画家虽因社会环境的制约在绘画语言的建树上也没能超越男性画家,但她们以女性画家特有的细腻情愫,拓展了一般男性画家很少涉及的情感天地。浙江博物馆自11月25日起,推出“流芳未歇·明清时期女性画家作品展”,此次展览整合浙江省博物馆、常州博物馆和常熟博物馆庋藏的30余位明清时期闺阁画家书画作品60余件(组),从中或可触碰古代规格女性流入笔端的细腻情怀。


展览海报
 
中国古代绘画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历程,历朝各代名家辈出,唯女性画家足迹往往隐而不彰。尤其是在明代以前,无论从画史记载还是从作品流传来看,女性画家实属凤毛麟角。

明代,伴随着手工业和内地商业及海外贸易的日益发达,带动了城市经济的繁荣,在手工业领域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受其影响,各种学术思想也日趋活跃,长期受封建社会传统文化束缚的女性萌发了个性解放的要求。同时,具有先进思想的吕坤、汤显祖、袁宏道等文人,在妇女问题上都不同程度地提出反对传统礼教,赞美女性才智的新看法,从而引起了社会对女性价值的重新审定,也使女性的自我意识逐步增强,地位也得以提升。

 

《水墨松鹰图》,李因
 
江浙地区是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有着悠久的文化渊源。三国时期的陆逊,晋代的陆机,盛唐的白居易、苏轼都曾在苏杭为官。南宋迁都杭州后,江浙逐渐成为文人荟萃之地。

至明代,这里更是当朝重要画家、文人的聚集地。以戴进为首的“浙派”,以沈周、文徵明为首的“吴门画派”,以恽寿平继承北宋徐嗣同没骨法的“常州画派”,以陈淳、徐渭为首的“写意派”,以周之冕、孙克弘为首的“勾花点叶派”等。始于北宋的文人画理念在不断的绘画实践中也逐渐发展和渗入到了一般文人士子,尤其是江浙地区文士的学养之中,或为父子相继、夫妻相传。家藏书画和家庭成员创作的观摩,都潜移默化地引发了女性对书画的创作兴趣。在擅画者的亲自指点关照下,她们在日常生活闲暇之余以笔墨为伴,借书画创作抒发内心情感。一些具有相当文化权的大鉴藏家,如王穉登、董其昌、陈继儒、李日华、汪珂玉等开始关注女性的绘画艺术,他们赏识她们的作品,并在作品上进行题跋、评论,说明这一时期女性已经积极介入到诗画创作领域并获得认可。

 

《大士像》,徐灿
 
到了清代,女性绘画在明代兴盛的基础上,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画家结社闺阁,积极地开展雅集笔会,甚至还课徒授艺、卖画自给,实现经济上的独立。这使清代女性画家无论是人数,还是作品数量都超过历代女性画家及作品的总和,在绘画技法的多方运用上,更是远胜于各代女性画家。因此,对女性画家及其艺术的关照和记述相对于其他时期而言更为丰富。
 

《三秋图》,沈萼
 
尽管在以男性画家为主导的画坛下,女性画家在当时的文化环境、生活环境及封建伦理道德规范等因素的制约下大都没有形成自己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绘画语言的建树上也没能超越男性画家,但她们在创作中以女性画家特有的细腻情愫,拓展了一般男性画家很少涉及的情感天地。

墨笔写意白阳风韵

明代,在复兴文人画的风潮影响下,强调发挥主观能动的“心学”兴起,使明代中期的绘画变得更有生气,在技法上也有许多突破,表现于花鸟画创作上,水墨写意的大家应运而生,代表画家便是被后人合誉为“青藤白阳”的徐渭、陈淳。

陈淳,字道复,号白阳,号白阳山人。长洲(今江苏苏州)人。通经学,晓古文,精诗词,有着深厚的文学修养。同时,擅书法,尤以草书成就最显。其花鸟画在受业“明四家”文征明和沈周的基础上,融入自身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兼以草书笔法入画,以“一花半叶,淡墨欹毫,自有疏斜历乱之致”、“浅色淡墨之痕俱化矣!”的风格,形成“白阳”水墨大写意花鸟画画风。他在形与神的处理上兼工带写,构图简括明了,用笔潇洒利落,不失文人画灵动的笔墨情趣,深受当时许多文人画家的喜爱,也受到女性画家的青睐。闺阁画家李因、陈书即是承袭白阳画风的典范。

 

《设色花鸟图》,陈书

《梅花喜鹊图》,李因
 
没骨写实两枝并秀

吴德旋《初月接续闻见录》云:“时武进恽冰画,以没骨名。而江香以勾染名,江南人谓之‘双绝’”。恽冰、马荃堪称清代女性画家中杰出的两位,分别以没骨、写实而唱响江南。

恽冰,恽寿平族后裔,自幼敏于诗文,潜心于花鸟画创作,画风继承家学“没骨”写生法。以水墨着色晕染,灵动多变的用笔,将墨、色与画中的形象完全融为一体,注重叶片的阴阳向背,造型生动传神,极具立体感。

 

《玉洞仙株图》,军冰
 
马荃,马元驭后人,幼承家学,从父辈学习五代黄荃及宋代宫廷花鸟画的勾染花卉法,注重用笔色勾勒,线条工细精整,婉转流畅,注重设色的反复晕染,使色调艳丽丰富温润雅致而不媚俗。
 

《花鸟图》,马荃
 
两人皆为大家闺秀,生活优裕,家风严谨,凭借自身聪敏继承家学。她们在绘画艺术上传承家风,在审美情趣上不离文人范畴,题材多以写生花卉为主,两种不同绘画技法,表现出女性特有的情感。

书香世家艺术熏陶

明清之际,江浙一带形成了大批以文化为业的创作世家,并形成了各自的艺术体系,出现了多个家族群体,体现出江浙一带文人世家的家风特征,成为明清画坛上的一个特殊现象。文化世家或书画世家较其他的家庭具有开放意识,对于女子习画,一般并不阻止,而会加以鼓励,甚至为她们能在绘画方面有所造诣引以为荣,如江苏的恽氏、毕氏、庄氏,浙江的顾氏、任氏等家族。她们在翰墨飘香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得以饱览大量家藏的书画作品。在观摩泼墨挥毫所构筑的绘画环境中熏陶,不仅引发她们对书画的兴趣,更使她们在日后的生活中以笔墨为伴,借书画来消遣悠闲安逸的时光,或娱悦身心。她们在创作中自然地倾注自己的真情实感,使作品带有女性独有的细腻情愫,画风清秀雅丽。

 

《设色花卉图》,顾韶


《设色花鸟图》,周禧


《花卉图》,王锜香
 
独立开放各具风采

明末清初具有较先进思想的学者阮元、袁枚、俞樾等人,纷纷表达对女性的同情,对压抑妇女的愤愤不平,尤以袁枚倡导的“性灵说”影响最大。在这样的思想意识影响下,有不少女性不再依附于男性,更加自主独立,她们不断冲破封建伦理的束缚,走出了各自封闭的家庭,走向开放的社会。她们结社雅集,吟诗作画,积极开展雅集笔会活动,通过交流促进绘画艺术的进步与发展,其中,有追随袁枚的随园女弟子孙云凤,以及深受慈禧太后喜爱的女官缪嘉惠。她们不同于之前的闺阁女画家,不受深闺的限制和约束,更加融入世俗与社会。她们思路开阔,博采众长,创作题材更为宽范,花鸟、人物、山水、书法兼有之,画风更加舒朗、明丽。并且凭借自身画艺课徒授艺、卖画自给谋生于社会,为后世女性画家绘画意识的提高和绘画风格的发展铺陈了道路。

 

《明湖饮饯图》


《水墨花鸟图》,缪嘉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