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一叶,一世界

来自当代中国
2017-03-27 15:06:29
本报记者 > 王鑫 摄影  子西 撰文


张振辉说,我们在学校里被称作“老师”,而在外面就是手艺人,靠手里的“活儿”生活。图为裕氏草编工作室,他手捧的和身后展示的都是裕庸老先生留下的作品

这里没有花,却有绚丽的色彩,这里没有沙,却有着无尽的细节。正如所有的民间传统手工技艺,草编工艺散发着清新的泥土气息,体现了劳动者特有的智慧。
草编是利用各种柔韧植物和其他原材料加工编制而成的手工艺品,主要原料是产自南方的棕榈树叶和产自北方的马莲,以及蒲草、玉米皮、葱皮、蒜皮、豆类、芝麻等辅助材料,“易得易做”。最早的草编文物距今已有7000多年历史。
 
上个世纪中叶,结合北派马莲草编技艺的传统大气,和南派棕编技艺的精巧灵细,草编大师裕庸开创了新的草编工艺。
 
2007年,北京市西城区政府为裕氏草编命名。从此,在传统民间手工技艺的江湖,正式有了“裕氏草编”的名号。
 
2013年,非遗项目面向大众招生,共400多人报名,而包括草编在内的5个项目,每个只招收5人。经过考核、面试、复试等重重考验,被裕氏草编收入门下为徒的5人中,有一个在加油站做收银员的年轻人,名叫张振辉。
 
24个课时,利用周六、日和老师一对一学习,同时还要上班,快结业交作品时,张振辉更是整晚不睡,在加油站里“工作、学习两不误”。
 
2017年3月初,裕氏草编创始人裕庸辞世,其子裕光磊接替父亲的事业,而张振辉正是他的徒弟。如今,师徒二人都在中小学讲课,教授草编技艺。张振辉自谦“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他最大的心愿是“把裕氏草编传承下去”。
 
草编工艺来源于市井,旧时,是由草编艺人现场制作,随编随卖的一种“耍货”。而今,作为北京市西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渗透了一点生活的磨砺和练达,一点审美趣味的精致、玲珑,皆是一种人生的智慧。
 
在张振辉任教的学校采访完毕,一同出校门时,一路的“老师再见”,心里有种莫名的骄傲。而当记者问及草编艺术品的市场价格时,张振辉笑言:“文化有价吗?”


张振辉,30岁,河北保定人,2007年来到北京,在家具厂当过工人,在加油站做过收银员,2014年学习草编

现在的草编原材料大都是买来的,之后经过自然晾晒、蒸煮、阴干(用毛巾和塑料布裹好放在阴凉处,夏天3天左右,冬天则需要近一个星期)等工序,半成品还要阴干才能组装。一件草编作品从制作到完成,最短用时一周


制作青蛙需要6根马莲草,编制过程一气呵成,与乌龟、螃蟹等题材属同一种编法。鱼、虾和部分昆虫题材则需用棕榈树叶先编出身形,再将鱼尾、鱼鳍、鱼鳃、翅膀和眼睛粘上


张振辉向记者展示他的草编蟋蟀,其逼真与精致叹为观止


手机照片中是张振辉的处女作,当年,他根据教案编出这件作品,并借此通过第一轮考核进入面试阶段,从而成为一名裕氏草编传承人


裕氏原姓爱新觉罗,属满族正黄旗。照片中为裕庸老先生在作品背后的亲笔题字


草编成品可长久保存,不会因环境和气候的变化导致干裂或被腐蚀。罩上玻璃罩,更成为精美的手工艺品

裕氏草编工作室,照片中的草编作品均由裕氏父子创作,2009年,裕氏草编正式成为北京市西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精美绝伦的裕氏草编龙翔九天。这是裕庸老先生的作品,同时也是张振辉的奋斗目标。他和师父裕光磊想效仿老爷子,“拿下”草编九龙壁。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裕庸先生用整整两年时间,“没干别的,就做九龙壁”


张振辉同师父,即现在的裕氏草编代表性传承人裕光磊,研究草编作品


裕光磊展示草编作品。他曾学习玉雕技艺,而龙舟、松鼠、孔雀、凤凰等草塑作品正需要雕塑方面的训练


张振辉在家中备课。由西城区文委介绍,现在他在两所小学和两所中学教授草编课程


张振辉在课堂上。每天,每个学校的课程一个半小时左右,而家住昌平的他,其他时间都在路上。其中一所小学地处大兴,上午八点上课,他就五点半起床,先坐公交再换地铁,近两个小时车程


他给学生演示草编技法。这样的课程能提高孩子的动手能力、动脑能力,甚至在与老师和同学的沟通中有益于语言表达能力的提升



孩子们学得都很认真。他们喜欢这门课,也喜欢讲课的张老师


每周六的草编社团活动也是由西城文委牵头,从各中小学校选拔潜质和动手能力都很优秀的学生,类似“深造”,学习一些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图为张振辉在进行辅导




孩子们认真学习、相互讨论草编技法


小男孩在给草编的小花上色


上色用的调色盘。草编作品使用的通常是画画用的水墨颜料,有时会用油漆,而给草编的龙上色则需要使用熬浆色,其类似樟脑的特性更有利于作品的保存


裕光磊教孩子们制作草编




张振辉说自己没有太多业余爱好,闲暇时会帮开五金店的哥哥看店、送货


张振辉抱着自己的小侄子,他很喜欢小孩。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的他生性有些腼腆,他说“不着急”,就像师父告诉他的,要“随缘”,先发展事业,女朋友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张振辉说,就像当年师爷效仿齐白石,他希望把自己的构思、构想更多地体现在作品中,开创一些新的题材,树立自己的风格。自己还年轻,要不断自我提升,与时俱进。他希望做好传承工作,让更多的孩子和年轻人了解裕氏草编,而这也将是他一生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