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绿花开时,再来看海伊公路

来自当代中国
2016-09-22 14:56:25
>李根学    当代中国记者  张永太 摄影 撰文


8月底,当我们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时,没有见到“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壮美风光。任争耀告诉我说:“你们来得晚了些,再说今年这里干旱,雨水太少了,草还没长起来就旱死了。”


任争耀是中铁一局海(拉尔)伊(敏)一级公路Ⅲ标段的项目经理。“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单位,这是一个小项目。没有技术难度,当然合同标的也比较小。但是再小的项目也得有人干”,他说。

2001年,呼伦贝尔撤盟建市,原来的盟府所在地海拉尔市改称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是海伊一级公路的北起点。

终点是鄂温克族自治旗伊敏河镇。伊敏河镇煤炭储量大质量好,本世纪初,华能集团在这里建起了大型露天煤矿和煤电厂,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快速迈进工业化时代。

呼伦贝尔市域面积26.21万平方公里,超过山东省和浙江省面积的总和,却只有10129公里等级公路,平均每平方公里386米。

这些年来,呼伦贝尔市加大了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记者了解到,以海拉尔区为中心,向西至满洲里市、向东至牙克石市的一级公路已建成通车,向北至额尔古纳市的201省道、向南至伊敏河镇的202省道,正在按一级公路标准升级改建。

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修路,一定不能影响当地牧民的牧业生产。这就是尽量不修全封闭的高速公路,而建不封闭、但同样是双向4车道的一级公路的原因。

任争耀他们承建的海伊一级公路Ⅲ标段,包括锡泥河大桥、跨海伊铁路大桥、4座涵洞和路基,总长5公里。2015年5月,建设队伍进场,至今只有16个月。记者在现场看到,锡泥河大桥已完成箱梁架设,工人们正在做桥面整理性施工,跨海伊铁路大桥箱梁架设方案正在等待哈尔滨铁路局审批;架桥用的30米箱梁已预制完成,整齐地放在制梁场的工地上,路基和涵洞已进入施工关键期。任争耀说:工程的工期、质量、安全、效益全面可控,力争今年上冻之前完成主体工程。

项目部总工程师张世新介绍说:“这是个常规工程,采取的施工技术也是成熟的,只要组织好现场,按规程操作,不松懈,别粗心,就不会出问题。”

任争耀、张世新都是80后。远离公司领导机关,他们带领着150人的队伍,奋战在两千公里之外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这里冬季最低气温达到零下42℃,最大冻土厚度2.6米,全年有效施工时间仅5个月。这意味着在31个月的合同工期中,有14个月不能施工。

“放假期间,要执行公司的假期薪酬制度,比正常施工期间的工资低很多。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项目,凝聚队伍,提升士气尤为重要”,任争耀说。他对队伍的表现很满意:“都是年轻人,都想在困难的环境中经受历练,为将来的发展积淀实力。所以,项目部人心齐,风气正,干劲足。”

离开呼伦贝尔时,任争耀和他的同事一定要去机场送我们,我知道他们都很忙,却无法抵抗这些年轻人发自内心的热情。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特想和他们多聊聊。

在机场握别时,任争耀对我说:“明年,草长起来花开了的时候,路也修好了,请你再来,看看我们修的路。”

我想,一碧如洗的蓝天,绿茵似毯的草原,还有蓝天上的白云和草原上的羊群,更有任争耀他们修建的公路伸向草天相连的远方,那场景,该是多么地令人心旷神怡。
 

锡泥河大桥的节段梁之间,采用“湿接缝”工艺。湿接缝能弥补节段接合面的细小缺陷,密封性好,能有效防止水汽入侵。图为工人在安装湿接缝钢筋
任争耀登上吊车驾驶室,仔细观察跨海伊铁路盖梁浇筑施工情况

在变正交为斜交的改装中,工人在测量架桥机转盘间距


架桥机操作手

校正架桥机导轨

午后的阳光透过团团浓云,洒在刚刚架设好的锡尼河大桥的桥面上。铺设好钢筋网片后,工人们将开始浇注混凝土,把分段架设的箱梁紧紧连接在一起

焊接桥面钢筋护栏

在桥面钢筋网上安装模板,准备浇注混凝土

浇筑混凝土是关系桥梁质量的关键工序。这时,施工人员的技术能力、经验和责任心至关重要

改装架桥机是一项既需要技术也需要体力的工作

叮嘱施工人员严守操作规程和安全制度,是任争耀每天必须做的事情

爬上架桥机,找到最佳施力点

工人爬上锡泥河大桥桥墩,安装端横梁模板

跨海伊铁路大桥的盖梁浇筑从两端的桥墩同时开始。盖梁浇筑完成后,就可以架设箱梁了。但是,箱梁架设施工方案必须经哈尔滨铁路局批准,因为要确保海伊铁路安全正常运营

吊车伸出长长的手臂,把一罐罐混凝土稳稳地送到桥墩上

朵朵电弧光,似烂漫的花朵,盛开在蓝天白云间。工人正在焊接槽钢
 
对于一支成熟的队伍,平原路基施工毫无难度可言。但是在这里,任争耀和同事们却遇到了一道难题,要到很远的地方采购铺设路基的砂石料
 
挖掘机在整理路基边坡
 
站在锡泥河大桥刚刚铺设好的钢筋网上向西望去,是已经停工的制梁场和仍在运行的拌合站
 
经全部预制完成的箱梁静静地等候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