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市场不容乐观的画廊该如何见招拆招

来自hi艺术
2017-02-27 13:41:14
画廊作为当代艺术的重要一环,直接连接着艺术家和市场,在艺术生态中,他们无疑是对艺术内容和艺术市场最敏感的。面对不太乐观的2017,艺术情怀和商业头脑兼具的画廊主们,又是如何布局的?


香格纳画廊

 
劳伦斯·何浦林(香格纳画廊负责人):香格纳已经累积了20年,有大量的当代书籍、资料,我们希望这些能够对公众开放。在逐步开展的公共教育项目之上,我们希望香格纳是一个画廊,也超出一个画廊。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夏季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2017年,蜂巢在珠三角重镇开设分空间,新开的蜂巢深圳空间加上北京总部,这一年的展览总数量将会超过三十场。有时候数量并不意味着什么,因此,每一个展览的质量和有效性,是蜂巢今年的重点目标。除此之外,蜂巢将继续以学术、专业的态度,展示、确立重要艺术家的标杆典范作用,呈现当代艺术的东方高度;继续深度挖掘那些被艺术史低估的艺术家,让他们的创作回归到应有的、与其成就匹配的地位,继续以群展来洞察、梳理、归纳无时不刻产生的艺术流变。而“蜂巢·生成”项目,也将第一次系统性推出海外留学的中国年轻艺术家的系列个展。2017年,蜂巢艺术家梁铨、吕楠、段建伟、周力、冷广敏等,也将在国内外的重要美术馆,实施他们的重要展览项目。
 

Hi艺术中心

 
伍劲(Hi艺术中心负责人):2017年要面对的新问题是2016年年底在上海新开了空间,要为新空间设计内容,这个会是2017年的变化。3月4日上海空间会推出一个数字艺术家同时也是独立设计师——张周捷的个展,从这个展览可以看出我们对上海空间的规划,会是比较有跨界性质的空间。当代艺术的画廊市场今年在很多人看来都不乐观,我想跟艺术的生产有很大的关系。在过去几年,新的艺术也被消费到一个程度,没有更新的、更好的作品,大家有种“愿望没有被满足”的感觉。2017可能会对新的潮流更加期待,这是市场上的一种反应,如果没有“有力量”的东西出现,市场会变得消极。所以作为画廊——艺术品的供应商,要拿出高质量的、有新鲜度的作品才是改变销售的最好途径。2016年在销售上我们过的并不轻松,和很多周边画廊处境相同。但说实话,对2016年的体会就像是在艺术北京的体会,“卖出有史以来最多数量的作品,但金额上不如上一年”,这个是一种暗示,代表消费市场需要被更加被重视,有更大的人群还没有体验艺术收藏,但是高价作品的市场现在来看还是处在“盘整”的阶段,因为在过去某些艺术家价格变得非常昂贵,这种调整似乎还在进行当中。


站台中国

 
孙宁(站台中国负责人):整体上还是会延续去年的架构和计划。主画廊空间计划5-6个展览,主要是个展。dRoom项目继续不断探索艺术与其它领域的介入和融合;艺术呕吐项目会推出更多精彩的艺术家们为该项目特意创作的作品。对2017年的艺术市场还是很有信心的。主要是我们在不断的学术探索的同时,还关注和摸索着如何让真正的艺术走进生活。我们对当下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还是很有信心的。2017年对站台中国应该是再上一个新台阶的一年!
 

空白空间

 
张迪(空白空间负责人):2017年的上半年我们会推出两位新艺术家的展览,这是自去年起就在计划和工作的,敬请大家期待。谈到调整就主要体现在画廊工作的内部,包括画廊团队的扩充和对艺术家与藏家的工作做得更加充分与到位。大的经济环境无法预知,我们唯有和艺术家一起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2017年我们全年的展览计划已经在去年就制订好,我对艺术家以及今年的展览都非常有信心。
 

麦勒画廊

 
小麦(麦勒画廊联合总监):我们的目标一直以来都是参与并支持本土的艺术,在全中国以及欧洲范围内,并将这一势头和活力带到全世界。我们相信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的艺术圈已日臻成熟。它在全球的位置也越来越受瞩目,我们将沿着这一方向继续努力,除了现有的草场地的空间外,我们今年还将在798开辟一个新空间,拓展我们艺术家的曝光度和可见度。在全球范围内和公共机构以及艺术博览会的合作越来越重要,2017年我们也将在这一块做出更多努力。从方方面面来说,2016年像是坐上过山车的一年,全球范围内社会、政治、经济都进入了转折点,这或许也会把我们带向一个不可预测的、充满新的机遇的2017。但更有选择性的市场环境需要更多的参与和可见度。我们的画廊2017年的内部展览项目以及和外部公共机构的合作项目让我对新的一年充满信心,我们相信我们能延续去年的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