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艺术家谈戏说艺 别光收藏,您得学!

来自北京青年报
2017-02-24 12:05:36

刘长瑜


谭鑫培、杨小楼合演《阳平关》


149位老艺术家谈戏说艺


 
 日前,由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主办的“京剧艺术传承与保护工程——老艺术家谈戏说艺”成果座谈会在全国政协文史馆召开。京剧老艺术家杜近芳、迟金声、叶少兰、刘长瑜等也都参加这次座谈。

据这个项目的策划者、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介绍,“京剧传承与保护工程——老艺术家谈戏说艺”自2011年启动,历经六年,完成抢救、录制、编辑制作了149位老艺术家的访谈,业已结集出版了三集大型音像出版物,并且从中编辑出版了丛书《谈艺说戏——百位名家口述百年京剧传承史》。

这149位京剧老艺术家来自于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南京、宁夏、浙江、辽宁和河北等地,除了京剧演员以外,还包括鼓师、琴师、教育家、研究家、编剧、导演、舞台美术师等。此外,还有谙熟台前幕后的“老戏骨”和管理者。

这些老艺术家既有解放前“富连成”、“荣春社”等科班或者戏曲学校的传人,也有新中国成立后戏校培养的前几届毕业生;既有王瑶卿、梅兰芳、马连良等大师的门徒弟子,也有和大师们同台演出的老演员,年龄最大的老艺术家已年逾九旬。

据了解,包括梅葆玖在内的32位老艺术家在录制完成后,与世长辞。

向京剧老艺术家学什么?

 “这149位老艺术家的访谈视频,不是让年轻演员收藏用的。您收起来搁柜子里,那没用,您得看,您得学习。”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在座谈会上说。

那么问题来了?年轻的京剧艺术工作者要向老艺术家学什么呢?

 “不能光看老艺术家们现在的艺术地位、荣誉和待遇,要知道这些都是他们从年轻的时候一点一滴地学习、苦练出来的。”叶少兰先生说,不仅要学老艺术家的艺术,还要学他们的艺德以及对京剧的热爱。而刘长瑜老师则根据自己对专题片的感受,将老艺术家们的宝贵财富细分为了五项。

其一是“要从细节入手”。当年的好角,无一不是以唱念做打表演技艺的精湛、高超、细腻赢得观众的。艺术的魅力在于细节,令观众难忘的也是细节;其二所谓流派不是现在存留的几出戏能代表的;其三老艺术家为生存为尊严,把学艺演戏看作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戏比天大。要想在舞台上站得住,就要经过严苛的基础训练,拜师学艺,有序传承。生存与竞争是他们从艺过程的原动力;其四,京剧发展离不开创新,创新不能脱离传统根基;其五,尊师重道,代代相习,艺术传承有规有矩。

除了老艺术家,京剧还要“挖”什么?

 “传统戏那么多,但是现在舞台上探不完的母,唱不完的‘大探二’。”马连良的弟子、著名京剧导演、96岁的迟金声说,当下舞台上就那么寥寥几出传统戏的同时,“新派戏,费力气排了出来,可是立不住,演几场就完了。”

在迟金声看来,当下要大力挖掘京剧传统剧目,既包括骨子老戏,也包括各流派的看家戏。

据中国艺术基金会现任理事长王玉珍介绍,未来“京剧艺术传承与保护工程”将要挖掘整理一批传统剧目,以期将这些老戏重现于世。

 “年轻人,知道就比不知道的强。”著名京剧票友、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则认为,精品不是领导认可,而是时代认可。京剧要排演出更多新编精品剧目,首先要以传统为基础,要熟悉传统剧目;其次要贴近生活、贴近市场,“精品,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传得开,留得下’。”

老艺术家谈戏说艺摘选

杜近芳谈外国戏剧理论与京剧:

“我们京剧是半拉斯氏(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这半拉布莱希特,我把王瑶卿、梅兰芳搁到中间。因为斯氏讲那个理论我觉得用在京剧表演上不对,他讲的是外国那些现实主义的东西,跟我们中国京剧的虚拟性、象征性、写意性、节奏性是有区别的,外国的戏剧理论搁里头不行。我师父教我说:你唱戏得进到戏里头那个人去……我自我,我自非我,我非我也。”

陈志清谈陈德霖帮助余叔岩:

“祖父那时候经常是由姜妙香陪着,到陶然亭吊嗓子。后来就在那儿发现的余叔岩,特别喜欢他。当时余先生正落魄,从东北唱戏回来,嗓子也坏了,生活不是很富裕,指着卖点儿古玩维持生计。祖父不仅经济上资助他,而且把女儿许给他,还给他请老师,让胡琴名家陈彦衡给他说唱腔,又请钱金福给他说身段和把子,请来与谭鑫培合作的王长林给他说身段,讲谭老板的演法。所以余先生这方面也学了很多,他对我祖父非常感激,特别的尊重。我祖父故去以后,出殡这些事儿都是余先生跟梅先生提供的资金。”

赵振邦谈京剧服装的管理:

 “在旧科班有句话,‘宁要王八乌龟不要贼’,如果看守自盗,这是罪加一等。我们是京剧艺术中的一员,对艺术负责这种精神要有。我们手里头干着活儿,耳朵得听着台上那句唱,如果开小差儿,台上就误了……作为舞台技术管理人员还要了解这个剧种,了解它本身的表演情况,最起码要懂戏。”

记者/郭佳    摄影/王晓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