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莉莉:心之所在 情之所属

来自当代中国
2015-11-22 16:27:17

 
—— 访京剧程派艺术传人张莉莉

当代中国记者 > 金鹏撰文    师戎 陈中国摄影 

中国戏曲学院主楼的319号教室是间不大的排练室,地上铺着被踩得有些褪色的地毯,墙上的镜子很亮,一张小方桌、四把椅子,我们的采访和拍摄就在这里进行。

在拍摄中,京剧表演系的学生康竞予娴熟地舞动水袖,从摄影师的角度看她大部分动作都“浪费”了,彰显她的热情友善。翟谦则“以静制动”,摆出一个个好身段,在构图上形成鲜明对比。白思然一副很萌的样子,看看师姐妹的动作,发一下呆,随后配合大家摆出姿势。再加上“最会搞怪”的孙钰竹,这四个96、97年出生的女孩子,被程派第三代传人张莉莉热情地唤作“我最喜爱的宝贝”。

京剧程派传人张莉莉为她的弟子们授课,“念”是一字一句的讲解,“做”是每一个眼神每一根手指的示范

 
张莉莉和学生的全家福
 

“她们是我的孩子”

张莉莉,京剧程派第三代传人,先后跟随程派大师新艳秋、赵荣琛、李世济学习京剧艺术,现于中国戏曲学院授课。张莉莉形象典雅、态度和善,也使这三丈练功房变得井井有条、平和素雅。

关于京剧流派的传承张莉莉说:“京剧艺术传承的特点是口传身教。” “戏曲教学具有传统性,特别是流派教学,程派是个很特别的流派,如何传承好程派艺术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这几个孩子每一个人的条件是不一样的,她们的接受力、感悟力、经历、生活环境、性格等等都不同。所以,我的教学第一要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学生采取不同方法,这对我们老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了解每一个学生的特点,并且针对这些特点为她们制订独特的教学计划。

 







“第二,作老师的不能急躁,我们应具备爱心、耐心、信心和责任心。爱心、耐心、责任心是基础,没有这些就不是个合格的老师。同时一定要对孩子有信心,哪怕她基础差,哪怕她反应慢,一定要对她有信心。这几个孩子一个也不能落下,我的精力对她们每个人平均使用,那个弱一点儿都要把她拉上来,不能让她掉队。

“第三,我们传授的不仅仅是一招一式的剧目,更是一种理念、一种文化。京剧具有很强的技术性但它不是纯技术的,我要求孩子们一定要多读书,一出戏不能只停留在手、眼、身、法、步的阶段,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除了读书外我还希望她们学好英文,这是个开放的时代,京剧艺术面临走出去的大趋势,开阔自己的视野,丰富自己的知识,对她们继承好中国的传统艺术有很大帮助。

“另外,在继承好传统的同时,也应培养孩子们的主动意识,让她们通过潜移默化的学习真正理解京剧。在口传身授之中,要把理论与实际结合在一起,给孩子们一些空间,让她们去感悟和想象,之后再去修正出现的问题,可以使她们更好地理解剧目。”

谈到刚刚结束不久的汇报演出,张莉莉对自己的弟子不吝赞美之词,“大家说她们几个各有千秋,这证明我们的追求是没错的,她们表现出了自己的特色,她们很棒!我对她们几个很有信心。虽然她们很年轻,舞台经验还不足,但京剧艺术只能循序渐进地学习,她们很用功,只要保持下去,一定能走好自己的路。”

 

康竞予《三击掌》剧照


翟谦《锁麟囊》剧照


白思然《锁麟囊》剧照

孙钰竹《锁麟囊》剧照

10月14日,中国戏曲学院建院65周年——京剧系旦角流派教学剧目之程派《锁麟囊》演出结束后,张莉莉和学生在后台合影


张莉莉在翟谦上场前给她鼓励和信心
 
“我们叫她张妈妈”

319室有着很特殊的氛围,上课时老师与学生表情严肃一板一眼,坐在旁边,你的感觉会被京剧艺术完全占据,而在课下,你根本无法界定她们的师生关系,她们就像一家人,谈天打趣亲密无间,我想这与张莉莉对京剧艺术的专注以及对学生们的爱是分不开的。张莉莉班里总共有4位学生,谈到老师,她们的眉眼间露出温暖,有许多话要说。

京剧表演系13届学生孙钰竹:“新生汇报演出时,张老师坐在倒数第二排,演完后张老师对我说:‘你嗓子很宽呀,我也是江苏戏校的。’当时觉得张老师是个特别亲切的老师。张老师教课时经常鼓励我,大声对我说‘good’,或者竖大拇指,有不会的地方张老师也不急躁,她会一遍一遍、一句一句带到我会为止。”

京剧表演系12届学生康竞予:“在附中时我嗓子不是很好,唱高音总唱不上去,当时想放弃,觉得考不上大学。这时有人对我说不如你去学程派,当时有种观点学程派不需要嗓子好。后来跟着张老师学了半年程派,同学老师都认为我脱胎换骨了,怎么半年时间变得这么好?在毕业推荐演出中我考了第二名,保送进大学。我觉得程派同样需要嗓子好,是张莉莉老师改变了我的命运。”

京剧表演系12届学生翟谦:“我第一年没考上,第二年准备再考时在张老师这儿进修了一个学期。我听说进修生不能像本科生一样,只能在边上旁听。当时也在这间教室,我一来就坐到边上,张老师进来就对我说:‘哎,你怎么坐那?快过来一起坐。’我特别感动,觉得张老师对每一个学生都非常用心,没有因为我是进修生就另眼看待。我们都爱张老师,叫她张妈妈。”

京剧表演系12届学生白思然:“张老师把我们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特别上心。我记得一次演出前,我们在里面练习,张老师在大幕外面和人聊天,我刚唱三个字张老师便拍着幕布对我说:‘力度,力度。’她在外面聊天,但她的心仍然在我们身上。”

“我身上的责任”

“我的老师把一切都教给了我,我有责任教好我的学生。”在谈到新艳秋老师时,张莉莉眼中生出一份沉甸甸的怀念,“我是新艳秋老师的关门弟子,能跟着新老师学戏是种缘分,是上天的眷顾。新老师一头短发,人很清瘦,文雅随和,从见面伊始,她就完全占据了我的内心。”

“在新老师那个年代学京剧很艰难,老师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毫无保留地教给我,怎么能没有感恩之心?老师不仅仅教给我技艺,更教给我对待京剧艺术的态度以及做人的道理。记得一次,我和新艳秋老师赴上海演出,老师年纪很大了,但她坚持住在后台,说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儿事麻烦别人。后台是大通铺,床与床连在一起,晚上新老师就站在床铺间的通道里练习水袖,我问她:‘这些您都滚瓜烂熟了,为什么还要练?’她说,‘我要把最美的艺术呈现给观众。’老师这种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无形中一直影响着我,这便是艺德的‘身授’。”

“艺术界常说‘学艺先学做人’,程派也是如此。新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她温和善良,从不奉迎。赵荣琛老师与李世济老师也是这样,李老师曾经说过,‘能在别人背后说好话的时候要尽量多说好话’。”

“新老师对我很爱,期望很高。她一字一句地教我,对我可以说是呕心沥血。85年我考上中国戏曲学院,新老师亲自从南京坐火车把我带到北京,她对赵荣琛老师说‘我的学生就拜托你了’。所以,我是个很幸运的人,这么多前辈把我领进了京剧艺术的世界,我现在的教学模式正是继承了他们,学艺以及做人。我现在正值教学的好年华,我要努力把教育工作做好,尽一己之力,把程派艺术传承下去。”


 
11月3日,张莉莉在石景山区文化馆为观众作“如何欣赏京剧艺术“的讲座
 



张莉莉《二堂舍子》剧照

后台化妆

海外10年

张莉莉曾因先生的原因旅居加拿大10年,在这10年里她为京剧文化在海外的传播做出很大贡献。

“我没有想到在国外有这么多京剧的戏迷,在菜市场买菜时有人认出了我,这成为我在加拿大教授京剧的开端,之后有很多学生来找我学戏。那时多伦多有个国剧团,他们很大胆,提出想演整部《锁麟囊》。我觉得虽然困难,但这是一个传播京剧艺术的好机会,就答应了他们。”

 
张莉莉于美国俄亥俄州大学演出《三击掌》剧照


张莉莉在美国拉斯维加斯

在准备这出戏的过程中,张莉莉培养了许多戏迷,通过直接的参与、筹划,他们真正了解到京剧是什么。当时张莉莉比较年轻,身上有很大压力,只有她是专家,她要指导每一个角色。张莉莉把《锁麟囊》看了不下50遍,每一个行当,每一个锣鼓筋,包括服装、道具都娴熟于胸。演出当天票全部售光,过道坐满,还有很多戏迷在等票,演出取得了成功,张莉莉也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在西方有很大需求,西方人同样能理解京剧艺术。

在加期间张莉莉教过许多学生,为当地期刊撰写宣传京剧艺术的文章,并常给大学讲课传播京剧文化。“我觉得在国外这10年没有白待,看到中国文化被当地人接受,心里特别高兴。同时,海外有这么多人喜爱京剧艺术,使我感到京剧艺术以及中国传统文化急需加大在海外的推广力度。”张莉莉说。

采访结束后张莉莉老师把我们送至门外,她那颗真诚的心仿佛仍然牵动着我们,不论行走多远都与京剧相连。京剧艺术的传承历经风雨跨越时代,靠的是京剧艺术家们用心灵乃至生命打成的一个个坚实而温暖的结。这些结不仅系着每一个热爱京剧的学生,也系着全世界千万喜爱京剧艺术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