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确实读懂了程砚秋

来自当代中国
2016-11-18 15:21:08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江新蓉

纽葆/撰文

从今年4月25日梅葆玖老师去世以来,京剧界的老艺术家相继去世了多位,其中程派老艺术家去世的尤多——5月8日,李世济老师去世;9月5日,涂沛老师去世;一周前,即11月4日,江新蓉老师去世。这再次告诉我们:保护老艺术家的健康,抢救他们的艺术成果,十分紧迫!

对江新蓉老师,虽有些了解,但交往不多。使我深切感到程砚秋大师这位唯一女徒确实读懂了程砚秋的,是她为《程砚秋戏剧艺术三十讲》写的“跋”。那是2009年深冬的一天晚上,程永江老师把江老师起草的“跋”交我“阅处”。较之于“序”,“跋”的篇幅一般较短,可这篇“跋”却长达4400多字。为什么写得这么长?看来需要对该稿做些“减法”——这是我从永江老师府上出来在回家路上形成的想法。

回到家已是晚9时许,我立即开始“阅处”这篇“跋”。连读三遍,非但全然不再嫌长,而且敬佩之心油然而生——江老师不愧是程师的亲传弟子,61年前周恩来总来向程砚秋大师推荐收这位女徒弟真是慧眼独具!她对程派艺术、程派艺术理念的理解非常到位,这篇“跋”是对这本讲稿的点睛之笔:

——她用拜师后的前三个月从练站功开始苦练基本功这段经历告诉我们,学习程派艺术不能急功利近地只学唱腔,而是必须从最基础开始学,“一招一式地学,中规中矩地练”。接下来,她以这本讲稿的第二十一讲“简介砚秋先生论唱腔”、第二十四讲“关于水袖功”为例,深入浅出地讲述了为什么基本功训练至关重要,按照程派艺术的特点如何严格训练基本功。

——她用程师对她的亲口指点告诉我们,程腔不是刻意模仿的:“你的闭口音很好,有种漂亮的音色,千万不要刻意地模仿我,故意憋着嗓子唱,一定要根据自己的条件,用亮嗓子唱程腔,才能唱出特色”。之前我看到过的另一篇材料中,江老师转述程师曾对她说:1951年你演《新白兔记》,“你那时用自己的宽亮发声方法,唱得很好。其实只要气口、润腔、字头、字尾能按我的方法,这就是程派。千万不要硬憋着嗓子学我……你们女生的嗓子本来就比男生的窄,你再‘靠后’憋着唱,我听了真难受,这不是我要求的‘程派’的效果。”


青年时代的江新蓉
 
——她用程师向她讲述的从艺经历告诉我们,要注意向别的流派、别的行当以至别的剧种学习,博采众长,艺多不压身,但要保持青衣行当端庄沉稳的风格,这样才能“转益多师是汝师”,不断地丰富自己、充实自己,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半个多世纪以来,江老师牢记程师的教导,以程师为楷模,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在从艺、传艺道路上是名副其实的有心人。

——她用有幸陪伴程师拍摄《荒山泪》的所见所闻告诉我们,创新的唱腔和水袖技巧只是程派的表演手段,这一切都是为了表现人物——这个独特的艺术形象。而且,演程派戏要宁温不火,最忌讳哗众取宠。她平时也经常念叨程师看过她演《六月雪》后说的一段话:“观众叫好不一定表示你就对了。如果你出场后,观众席鸦雀无声,才证明观众是集中注意力欣赏你的表演,而且,还要让观众看了有回味才算对了。”


一招一式,无不体现出程派的悠长韵味

——“跋”的结语部分,江老师感叹:“许多老艺人虽技艺精深却少有文字表达,百年来涌现的杰出艺术家中,像程砚秋先生这样已居艺术高峰又留有艺术理论的人是太少了!”江老师认为,《程砚秋戏剧文集》是奋斗经验的总结,是艺术成果的展现,是艺术实践的理论总结,她深情指出:“对于学生晚辈,程先生的奋斗经验,是他们在艺术道路上的指路明灯;对于同辈挚手,程先生的艺术成果,是他们两相对照的学习蓝本;对于专家学者,程先生的实践总结,是他们研究探讨一个伟大艺术家的翔实资料。”


言传身教,让程派艺术之花永远开放

拜读了江老师这篇“跋”,我深受感动,很想前去拜望江老师,直接聆听老人家的指教,而后把那本讲稿进一步推敲修改,再交出版社。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永江老师。永江老师说,你的想法有道理,但来不及了,这本“三十讲”同再版的《程砚秋戏剧文集》一样,都是为纪念程砚秋大师诞辰105周年的,先出版吧,今后再认真修订。光阴荏苒,倏忽7年过去了,我终日忙忙碌碌,虽为修订作了些笔记,搜集了些资料,但至今没能真正动笔修订,更没能为修订之事前去请教江老师。而今,江老师已溘然仙逝,永江老师更于2014年就离开了我们,他那句“来不及了”不幸而言中,作为后学,我深感愧疚!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不负他们的殷望,努力排除干扰,认真负责地尽早完成这本讲稿的修订。(本文作者为《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副主编、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