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申请,轻应用 利川市地理标志事业喜忧参半

来自当代中国
2015-09-18 12:20:47

湖北省农科院有关人员来利川了解蔬菜种植情况


 
齐岳山自重庆石柱进入湖北利川境内后,由西南向东北绵延,莽莽苍苍,长达125公里,总面积562平方公里。齐岳山平均海拔1500米,海拔1911.5米的主峰壁立其间,山上曾设有七处关隘,自古是荆楚、巴蜀腹地的战略屏障和军事要地。明末李自成余部夔东十三家首领刘太仓等在山上立营,据险坚守九年之久;川楚白莲教借助齐岳天险,大败清军。1934年红三军也曾在此安营扎寨,多次打败前来围剿的敌军。

齐岳山区夏季绿草茵茵,牛羊成群,是沿长江带难得一见的草原风光;冬季白雪皑皑,玉树琼枝,不输北国。

利川自古有种植高山蔬菜的传统习惯,主产区位于海拔1200米至1600米之间的齐岳山区。齐岳山山峦起伏,沟壑幽深,森林覆盖率超过52%,土壤肥沃。这里属典型的亚热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11.1℃,无霜期210天,年降水量1378毫米,日照时数1518.9小时,形成了光照不足、热量偏低、降水量充沛的差异性气候环境。

上述地理和气候条件,决定了高山蔬菜生长期较长、口感细腻甘脆的优异品质。同时,与平原蔬菜相比,形成了天然的成熟期的季节差异。

自上世纪70年代起,利川高山蔬菜声名鹊起,至本世纪初,已形成六大板块,其中以甘蓝(卷心菜)、白萝卜、大白菜为主。到2010年末,全市高山蔬菜种植面积达到52万亩,产量130万吨,产值13亿元。

利川市志记载,利川的高山蔬菜,“尤其以齐岳山天上坪村发展最快,成为远近闻名的高山蔬菜第一村”。2010年,利川天上坪被确定为上海世博会蔬菜特供基地。此后,天上坪蔬菜很快成为上海、广州、成都、重庆、武汉等大城市蔬菜市场的宠儿,受到消费者的高度评价。

为推动利川市高山蔬菜产业的发展,2007年,利川市在市农业局下设立了蔬菜办公室,并成立了利川市蔬菜协会,组织开展蔬菜行业的技术培训、技术咨询、新品种推介、技术推广及产品营销等工作。2009年8月,国家大宗蔬菜产业技术体系高山蔬菜现场会在利川市召开,国家工程院院士方志远等专家为“利川10万亩生态型高山甘蓝基地”揭牌。一年后,这个基地通过专家组验收,成为全国绿色食品蔬菜原料标准化生产基地。

2011年4月,利川市蔬菜协会发起,联合利川市凯瑞现代农业公司、湖北天佛食品公司、利川汇川现代农业公司等20家企业及蔬菜专业合作社成立了利川市高山蔬菜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以整合资源,遵循市场规律,推动高山蔬菜产业发展。2011年3月,“利川天上坪甘蓝”“利川天上坪大白菜”和“利川天上坪白萝卜”,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在天上坪村,高山蔬菜已成为村民致富的支柱产业,不少农户靠种植和贩卖蔬菜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多数菜农家里盖起了楼房,半数以上家庭购买了农用车。

利川市隶属于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那是一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土地。因为交通闭塞,利川工业基础薄弱,经济发展落后。也正因为交通不便,利川奇异瑰丽的自然风貌和丰富多彩的地域文化得以传承,农产品的多样性以及承载着当地自然和人文基因的独特品质得以完整保存,很多农业产品具有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或集体商标的禀赋。截至目前,除“利川天上坪甘蓝”“利川天上坪大白菜”和“利川天上坪白萝卜”获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之外,还有“利川黄连”“利川山药”已经注册为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利川红茶”已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一个县级行政区域有5件地理标志产品,在我国并不多见。但是,作为保护地域性特色农产品知识产权的重要法律手段,地理标志在利川市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问题首先表现为重申请、轻应用。目前,利川市已注册的地理标志大都处于搁置状态,地理标志所有权人很少依照管理程序和标准授权应用,有的甚至没有完善的管理制度。知识产权战略,只有在产业发展过程中才能显现出它的重要性。对于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和集体商标,授权过滥将失去商标保护的严肃性,闲置不用将从根本上使地理标志失去意义。

其次,产区热,市场冷,对地理标志产品的推广处于自娱自乐状态。相当一部分地理标志产品产区位于相对偏远的欠发达地区,因为交通闭塞,这些品质优良的产品长期躲在深山人不识。所谓市场冷,并非没有需求。相反,出于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消费者迫切需要品质优良、安全健康的食品,中国地理标志产品消费市场潜力巨大。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和物流产业的发展,产区应借助互联网等现代科技手段,创新思维方式和发展思路,让地理标志产品走出封闭空间,走进更多人的生活。

再次,应提高对地理标志增值效益和产业边际效益的认识。就产业领域而言,地理标志产品是不可再生的产业资源,它与生俱来的自然和人文基因,是不可复制的。虽然地理标志产业自身应严格限制数量扩张,不要盲目追求“做大做强”,却可以也完全应该激发商标保护的巨大增值效益,实现“做精做强”。此外,对于文化业、旅游业等现代服务业,地理标志产业还是处女地,其边际效益难以估量。

利川市地理标志事业存在的问题带有普遍性,记者在不少产区采访时,都看到了类似现象,应引起地理标志理论界和实业界的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