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

千人一面是表演,一人千面也是表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可以变化,但不能表演。

米奇·阿尔博姆:这世间最美好的 莫过于学会爱与被爱

弗兰基的生命编织进他们真实的生活的那一刻,现实与虚构的界限被打破。于是,弗兰基融进了历史,从强哥到猫王,再到小查理德和汉克·威廉姆斯,再加上那十位艺术家,弗兰基的一生亦是一部活的音乐史。哪怕再不起...

汪曾祺美国家书:我做了饺子、香酥鸡、鱼香肉丝……

受聂华苓之邀去美国讲学之际,汪老在写给爱妻施松卿的书信中,满纸都是“我昨天检查了一下炊具,不够 ”、“蔬菜极新鲜。只是葱蒜皆缺辣味”、“我嘱咐他们包饺子一定要有一点肥的”……香酥鸡与“作家的社会责...

重估雷蒙·阿隆:政治现实主义在今天仍然重要

斯坦利·霍夫曼说,“《回忆录》是阿隆留给他的学生和读者最伟大的遗产,它教育他们如何思考历史,如何思考政治,如何思考社会。于我而言,阿隆就是世上之盐”。

汪曾祺:作家写作,不能像想打喷嚏一样

“我认为文学应该对人的情操有所影响,比如关心人,感到希望,发现生活是充满诗意的,等等。但是这种影响是很间接的,潜在的,不可能像阿司匹林治感冒那样有效。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滋润人心。”

顾彬:中国当代作家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不知疲倦

中国当代作家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不知疲倦,写完一本以后马上写第二本,每年都能出新作,莫言43天写一本好几百页的小说。普鲁斯特几十年只写一部《追忆逝水年华》。文学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个结果。